ARD German radio

德國記者特地來港了解近日港獨海報出現在大學民主牆的風波,他很想譲德國人也明白香港的大學教育與言論自由的問題。因為他一直註守上海,跟開中國與香港問題,對我們的情況也非常了解,所以我也可以暢所欲言。靈機一觸,邀請他去中大聽這個講座,安排他訪問黎明和這些好啱數的講者。德國的 ARD 可以說是等於英國的BBC,希望德國仔可以得到更多資料,把我們的聲音帶到世界各地。

今次重臨中大,又遇上另一款男教授,令今天的演講多了一個 footnote on feminism! 事緣我和一位女教授在講座之後,都覺得黎明的演說十分感人。

一位女教授說:「Minnie 講 multiple identities 講得真好呀,她的角度也充分表現出我們 feminist 的那種 integrated way of knowing!」

我當然非常贊成,特別她說我們應該擁抱自己被 stigmatized 的身份,重新給予演繹,這點我當然非常有共鳴。我一直都希望能光復「港女」這個 label!

誰知旁觀的男教授 A 氣沖沖的提出異議:「多重身份這個概念無需和女性主義拉上什麼關係!為什麼你們動不動就拿女性身份、女性主義出來 ….」。

顯然男教授覺得女教授提出的迴響對這個討論不但毫無幫助,反而一句「我們 feminist」 又把男女變成對立起來,他有點激動,我和女教授交換了一個眼神。

女教授說:「我說這句話是向著式凝說的,我們是指我和她,我倆共同 share 的一個 feminist 角度,可以讓我們明白 Minnie 的立場,並沒有說這是唯一的角度,或者故意排外。」

幸好突然有年輕男教授 B 剎出來,打個完場:「當然,如果男教授都會嘗試擁抱女性主義就好了!」

大家都是友好,也共同關注大學教育和言論自由,當然沒有不歡而散,只是有點尷尬。為什麼男教授總是令人有點尷尬?港獨和 feminism 都好值得討論。

註:千祈不要誤會:三位台上的男士都不在場,這三條仔今天都好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