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話無錢?】冇錢就不如唔好做啦,好冇?

 

 

今日畢明姐講到廣告抄襲問題

創作人,一味往別人的作品找靈感抄手法,但沒創意齋抄手法變成了純抄襲,沒時間沒錢不是藉口,不夠時間不夠錢不是新聞,和血吞盡創新吧。真的百冇,拒絕做,是一個起點。鬥爛,沒出路的,潰敗盡見。共業,你有份的。

Quick fix萬歲,抄襲無罪,香港創意工業集體淪陷。在這個不再是借來的地方,是倒退走樣的地方,沉船前自己撈得一筆得一筆不惜共同攪爛個工業。前人,同代人,留低什麼legacy給後人?《柏楊版資治通鑑赤壁之戰》說到文化教化的重要,如果教化風俗優質,「在高階層建立,在低階層完成,卑劣行為,不見容於政府,也不見容於鄉里」,很多惡行都無從生存必自毀,我們有什麼創作文化?

一個城市,不同方面,不怕十個救火的少年,怕太多留下火種的大人。

我上星期就係903國民教育,講左呢堆說話:

大家掛住做網路廣告,出事既,就係大家用最低既預算,要得到最大既效果。

呢種講求CP值既狀況,其實已經係各方面,影響我地既生活。

喺台灣,有文化人討論台灣既食店,賣點來來去去,都係CP值高。所謂CP值,即係性價比,cost performance。其實,由細到大,屋企人都會教我地,呢個世界,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亦都應該有聽過,好野冇平、平野冇好。

點解而家,大家又會追求CP值既呢?

係台灣,民眾擔心既,係咩呢?總之工資唔漲,物價唔漲,但外圍因素改變,大陸因素殺入,大家係度講CP值,覺得抵食夾大件係好。於是,有D食店隔一個星期先換油,有珍珠奶茶店用有毒奶,有食店用黑心豬油,然後被傳媒發現。

當這類行為日漸加劇,食品安全就會成為犧牲,而呢個代價,最後一定會以危害健康的形式,反映到消費者身上。事實上,食品安全相關的惡質事件至今層出不窮。

每次類似事件發生,政府就會話要保護國民健康,修訂食品安全既相關法條,要求業者針對安全、衛生等方面,投入更多設備,強化管理。但後,呢D法例,最後就會畀新業者新的負荷,做生意更難,但又因為業者好難將多出既成本轉嫁至商品定價。

於是為左維持高CP值,最後就只可以犧牲最容易砍價的成本,就是人工,令惡性循環加劇。

情況,就好似寫稿既,或者係廣告創作既一樣。有時我去見客,個個客都話自己冇錢,我都會同佢地講:

冇錢就不如唔好做啦,好冇?
冇錢就不如唔好做啦,好冇?
冇錢就不如唔好做啦,好冇?

於是,做廣告時間越黎越短,審稿既人越黎越冇視野,覺得是是旦旦做左條稿出黎就算數。

一個社會,總係對最前線做野既人講,不如冇錢都做啦好冇,咁,你估個世界會變成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