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等於無檢疫?公民黨楊岳橋有否誤導公眾?

 

 

五日前,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執業大律師楊岳橋先生於其面書專頁上載一段以「如果爆發疫症,一地兩檢擋唔擋得住?」為題質疑一地兩檢及疫症的短片,筆者覽畢後覺得有不明之處,我們的立法會議員有否出言誤導公眾。

究竟哪個政府部門負責攔截傳染病病人進入香港?
以楊先生的理解認為是要求中國宣佈為疫區時於旅客出境時攔截有傳染病的病人,但他在片段中完全沒有提及衛生署轄下的港口衛生處。港口衛生處的功能正正為出入境旅客進行檢疫,按港口衛生處職能範圍,「《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所賦與的權力及《國際衞生條例》的指引,在海港、香港國際機場、及陸路口岸執行各項防疫措施,防止疫症及其他嚴重傳染病傳入或帶離本港。」而港口衛生處的健康監察助理他們正正就負責為邊境防疫把關;街工於「反對口岸檢疫外判衞生署妄顧疫症蔓延立場書」一段展示健康監察助理為香港把守第一線防線的貢獻,筆者對這一點表示認同,新聞亦有報道他們於紅磡車站成功攔截傳染病個案,証明衛生署於控制外來疾病的努力,楊生卻對上述的一切卻全沒提及, 抹殺前線人員為香港邊境疾病控制把關的功勞。如斯行為實令人齒冷。

而且邊境疾病的控制根本與一地兩檢無關!不論一地兩檢(深圳灣口岸)及兩地兩檢(紅磡車站)兩個例子都有設置港口衛生處,不論什麼形式的邊境口岸都會有旅客健康檢疫的工作,而作為議員為何會對此完全沒有提及?

正如筆者前文所言,香港的成功源於調查,檢討及改善。無錯,沙士一役香港人上了一個沉重而寶貴的一課,政府事後的確有詳細調查及檢討,由邊境檢疫到預防社區感染,促使設立衛生防護中心,提升市民衛生意識,零九年豬流感爆發時各界的反應正正反映出應對外來傳染病的成效。但為何楊先生於片段內會將疫症及一地兩檢的議題捆綁一起?

筆者明白政工作者是需要agenda setting,但取材失誤就容易令自己陷入險境,如處理不善更容易衍生公關災難。其實反對一地兩檢這一議題根本就是反對派agenda setting錯誤的結果,當年的民氣轉化成社運資本家的參選履歷,一眾泛民大黨的後代還要為當年的錯失在現今迫在眉睫才藥石亂投,究竟誰在邊緣化?

抱歉講遠了,請問楊先生有沒有誤導公眾呢?請問楊先生為何忽略一眾健康監察助理於邊境口岸為本港防疫把關的貢獻?杏林覺醒有沒有需要回應呢?李國麟先生有沒有地方需要回應呢?筆者對於健康監察助理的功勞被立法會議員忽略感到相當憂慮,有沒有關注組織可以為前線人員發聲嗎?心急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