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花應該不和誰看

 

在香港看煙花是一件既不浪漫也很掃興的事。

撇除勞民傷財堅持要放煙火的人背後陽謀,把幾千幾百萬的煙花射上天空,光和空氣污染自不待言,把炮彈爆炸一刻的火花當作顏料在天空畫花已經是一件奢侈的事,偏偏世人卻喜歡以這種華而不實的方式去比喻奢華,大家把剎那光輝拍成一幀照片便是「永恆」,猶如把螢火蟲製成標本,之後拿着「它」去印證螢光也能不朽。

把這些事寫出來,我都覺荒謬。

假如有試初入情關的人想借約意中人睇煙花去經營曖昧,在下只能說少年你真的太年輕了,勸你別做傻事——香港地一年幾劑煙花,7.1、10.1、年初二,現在這裏七月十月還是熱到 hihi,相對濕度又高,露天體感溫度隨時三十八度攝氏,這種熱浪已經不是尋常女子會享受的事。

況且現場睇煙花還有幾個層次:如果你和她只能在彌敦道距離海邊五百米的罅景中勉強「睇」到煙花,如此「現場」我相信她寧願從沒跟你約會過,但你不想睇罅景煙花就只能提早三五七小時到維港兩岸霸佔有利位置——你要準情人陪你一起在三四十度室外乾煎兼混在阿摩尼亞氣味中乾等幾小時,別的我不敢說,你的緣份不用問相士,我都能告訴你:應該凍過水。

對呀,香港就是一個浪漫不起的爛城市,昂貴的玩意你玩不起,免費的煙花也是苦差,橘越淮而枳,人家東瀛寶島小品浪漫——少年男女穿浴衣,把臂夏祭,二人在寧靜的綠茵小公園中玩幾枝不擾人的煙花,花在空中開了,曖昧之花也盛放了,少年四唇也交疊了,這是日系純愛的浪漫,別妄想活在香港的你做得到。

整件浪漫的事放到香港就錯撚哂,先別說香港沒有合法渠道買得到的煙花,少年你同你老母講「要買違法嘅煙花去溝女」,你老母兮唔小到你翻天都不是港屬性老母吧,就算給你有門路獲得真·煙花,到哪裏才能玩它們而不被報警撚送官究治又是問題,原本只想隨性貪玩一下的浪漫,卻未出發已換來萬九幾樣考慮和顧忌,看來閣下這時候對「睇煙花」的興致,未熄滅都差不多九九十十了吧。

唉,煙花這回事放在香港,未曾真箇已早洩,煙花應該和誰看?看來還是毒自到戲院看同名電影,看看別人的故事,借別人的感動來打打飛機,睇咗當表白成功咗就算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