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離地巴士服務 (二之一)

天鴿風災導致澳門半島廣泛地區受到風暴潮的影響,使多區地方成為澤國,其中多個地下停車場及關閘巴士總站盟瞬間變成大型水庫。其中關閘巴士總站嚴重受損,迫使政府不得不對關閘巴士總站進行重新設計及建設。 公交規劃離地 巴士服務倒退 過去十年,澳門多項的公共交通規劃嚴重離地,而建設進度慢如蝸牛,包括氹仔北安客運碼頭及澳門輕軌系統。直至目前為止,氹仔架空路段已基本完工,車廠也進行得如火如柴,但政府遲遲未能公佈澳門市區段的走向。其實輕軌第一期走向早已有很多人提出疑問,包括行走路線及不少的車站並非在人流集中的區域,對減輕路面壓力的幫助不大。 汪雲時代結束後,澳門巴士服務更不斷倒退。進入2017年,幾乎每個星期都有路線修改,很多路線越改越離地,有不少的巴士迷更形容:「我們已經不懂得去搭巴士。」現時澳門大部份的巴士線是回歸前規劃的,當時氹仔沒有北安碼頭、沒有金光大道,賭場位於澳門半島,由一集團獨大。就以巴士路線來說,已經與現今時代脫節。現時新橋前往新口岸皇朝、關閘等多個區域的巴士線均要繞大圈,新橋更沒有巴士直接前往下環、媽閣及離島等區域,造就了該區有不少市民選擇以私人車輛出行。 有更多人採用巴士出行本身是好事,代表已有更多市民放棄使用私人車輛,選擇以公交出行,但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於日前表示,在他就職時平均每日有53萬人次搭乘巴士,2017年平均每日有58萬人次,在天鴿風災過後更上升至60萬人次,如果搭巴士的人數再繼續上升,道路就不能負荷。還是司長正在暗示,搭巴士人數越多,政府付出的補貼金額就更多,所以近年政府不停地從巴士路線及票價等地方開刀?政府多年來在巴士服務上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沒有一個全盤的改革及規劃,導致現在的交通補貼費用出現嚴重超支。例如很多路線太長、太過繞路、行走路線不合理等,又或者中途站太少,不方便市民享用。 整改路線越改越亂 進入2017年,多條巴士路線進行修改,其中7號、25號及26號巴士的重整有很大的爭議。7號巴士重整後,雖然改用中型巴士行走,但換來班次大幅減少、行經的道路縮減大量泊車位,以及新橋區域再沒有巴士直接前往新馬路、司打口及媽閣一帶。由水坑尾前往新橋更需要先在塔石廣場繞場一圈,在上落班及旅遊巴的繁忙時間,7號及8號巴士很多時要在街口上等待紅綠燈轉六次或以上綠燈才可以駛上西墳馬路,大大影響市民的出行及巴士的行駛時間,間接造成巴士脫班,並增加營運成本;25號取消前往黑沙後,有不少澳門居民提出反對建議。在平日,本身往來黑沙的人並不多,縮減班次是正常的行為,但不應該一刀切。在25號線取消後,政府沒有採取替代方案,或者相應增加其他巴士班次(如21A),以及更換成更大的巴士行走。在假日未能滿足需求,結果造成大量的市民及旅客滯留黑沙,政府最後在後知後覺下才亡羊補牢,在假日增設15X線服務。政府近期對巴士路線進行修改,主要目的只是縮短行車時間,減省行駛路程,從而節省巴士補貼的金額。其實有不少在機場上班的市民都是搭乘26線上班及回家,政府認為26線取消去機場後,影響不大,因為還有MT4巴士線,但實際情況是,MT4線需要在路氹城區的金光大道繞一個大圈後,再經賽馬會及海洋經西灣橋回澳,行車時間已經大大增加。再說,政府在年初取消MT2前往機場後,北安臨時碼頭及機場的巴士服務路線及班次已經大減,在北安碼頭正式啟用後,該區巴士服務並沒有相應增加,的士更要加收$5特別附加費。更有在北安碼頭上班的職員說,現時上班需要提前一小時出門。 單從以上的公共交通安排可以看得到,政府在規劃巴士線是嚴重與社會脫節,並不合乎市民的需求。現時有很多市民也投訴搭巴士難、搭的士難,有時候要等很久才一班次巴士,但也有時候有三、四架巴士同時到站,其主要問題是因為道路擠塞影響巴士行車時間,特別是一些行車路線較長及塞車嚴重區域,例如6A、17、18、26等巴士線。   相關文章︰ 【來論】離地巴士服務 (二之二) https://goo.gl/ZgGf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