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你那動人雙眼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aisyree Bakker)

 

十月二日,我不會忘記這一天的。

那年二十,在動物收容所看上了一隻異色瞳小貓。準備良久,裝上貓網,研究各款貓糧,購買貓用品,好不忙碌,終究把小貓領回家。

小貓的來臨,為家中添上不少色彩,不單是我,連父母也很喜歡這隻小貓。大家每天下班就趕回去,要看看小貓,爭著撫摸他,逗著他玩。家中的氣氛也融洽了很多,經常吵架的雙親也沒再整天吵著,就算是爭,也只是小貓的「撫養權」。父親的受益應該最大吧,他那怨天尤人的性格也變樂觀了不少。

是小貓的力量,點亮了我們的生活,讓每天上班下班那只是在賺錢的奴隸人生有了寄託。那段日子,也是我家最快樂的時光。

 

可是,小貓就是有一點不好:貪吃,總是吵著要「罐罐」。有些時候,父親給了他一個罐,母親不知道,再給他一個,越吃越多,越吃越胖。最終得病了,是心臟病,也不知道是先天還是太胖所引致的,就知道他心肌肥大,那年他只有五歲。

醫生說要減肥,要我們陪著他做運動,應說是迫著他做運動,而且還要吃處方糧。我們是輪流陪著他玩,玩貓棒,帶著他在家散步, 一家四口有說有笑。日子有功,癡肥的貓兒再現朝氣,不再老是攤坐在地面上。父親亦因為經常陪著他做運動,健康也好了不少。

他的確改變了我家。

 

是從來也沒試過的,父親建議著去旅行,貓兒則交給母親的朋友來照顧。是個能放心的人,畢竟她家也養了兩隻貓兒。

 

五天的旅行,是永遠的離別。

到了旅行的第四天,聽了個越洋電話:小貓猝死。也不需要再追究猝死的原因了,畢竟他一直有著心臟病。

那天是十月二日。

 

他離開我們已經好幾年了,我們沒有養別的貓兒,也沒有再去旅行。雖然家中的關係比貓兒來之前好,可是那段時光已經回不來。

 

「喜歡你,那雙眼動人,笑聲更迷人,願再可,輕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