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問馬會:視障人士如何「監察」六合彩攪珠?

 

曾經有套經典的港產片,在一幕講述犯人處決前,他大叫「你地居然屈個盲既偷睇國家機密?」金句傳頌至今。我不知道視障人士如何偷睇國家機密,但我知道視障人士可以在直播室「監察」六合彩攪珠機。

眾所周知,每期六合彩攪珠除了主持,還會有兩位監票人士,其中一位通常是太平紳士,而另一位就多是獎券基金受惠機構的代表。通常除非被邀請者主動通知他人,否則在攪珠直播開始前我們根本不知那人會做監票。

 

 

在10月2日第116期六合彩攪珠直播中,兩位監票其中一位是香港失明人協進會的執行委員,根據該機構的介紹,該會由視障人士管理,自然該委員亦是視障人士。問題就在此,究竟視障人士如何監察攪珠機呢?原來就是要另一位視力正常人士,坐在旁邊「協助」他的「監察」的工作。所以在直播室內其實罕有地有「三位」監場嘉賓。

首先聲明我並不是殘疾歧視,可能大家甚少留意監場嘉賓,其實我印象中肯定這次並非第一次。監票的工作基本上要非常要用視力,除了在直播攪珠過程中監察攪珠機之外,在攪珠直播前要選定攪珠機直播時所用的號碼球,然後亦要在直播前測試攪珠過程一次,確保攪珠機是否正常,攪珠完結後亦要簽署作實。

其實獎券基金有資助不少視障機構,但有時其他視障機構,都會派出視力正常的人做監票,在一項最講求視力的工作,由一位視障人士做並不適合,而他亦必須請代表「代」他做的工作,問題是究竟是該視障機構代表還是「代表」的「代表」才是做監票的工作呢?

雖然請視障人士做代表,馬會可能覺得無問題,因為可以請代表的「代表」,但其實這正正是傷害視障人士的感情,因為視障人士只是「陪坐」,而要代表的「代表」才能完成工作,自己可能連直播室都看不見,整個過程只是聽著攪珠機隆隆作響,那有甚麼意思呢?

究竟馬會何時會正視這個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