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河谷謀殺案》:當法治失效時

《毒裁者》、《非正常械刧案》編劇泰勒謝里丹首次自編自導,聯同謝洛美維拿,伊莉沙伯奧森,以美國犯罪率最高地方之一的風河印第安保護區為背景,透過獵人科里(謝洛美維拿飾)興珍(伊莉沙伯奧森飾)攜手在冰冷的曠野之中調查命案,帶出這片土地不可告人之秘密。

故事講述科里意外發現一具少女屍體。聯邦調查局派出新紮探員珍前往調查,但人生路不熟令她不得不借助科里對於保護區的知識,攜手合作,逐漸深入暴力的犯罪現場。

由《毒裁者》到《非正常械刧案》,泰勒謝里丹一直對邊陲地區或弱勢族群有特別的喜好,同樣都喜歡探討法治失效的問題。《毒裁者》的以暴易暴、《非正常械刧案》的從銀行搶回自己應得的土地,都是說在法治之外的問題。同樣,《風河谷謀殺案》的故事便是發生在一個美國政府不知怎樣管的地方:印第安保護區。在故事中的風河印第安保護區範圍跟羅德島一樣大,但卻只有六個警員看守,想當然耳,法律在這只是虛無縹緲的文字。因此,很多的罪犯也沒有被緝拿,很多失蹤人士也未被統計其中。

當法治失效時,人如何自救?很多人依然希望相信法治的存在,但這電影告訴觀眾,法治在某些地區,是沒有約束效力的。電影中,罪犯所在的地方是私人土地,他們只消說「 擅闖私人土地」便可不需理會警察,不需理會任何法律執行者。因為他們賦予保護私人財產的權利,即使是執法者,也不可以隨便的闖入。即使是執法者也受到阻撓時,沒有權力的平民如何自保?電影中各人已經習慣了在這曠野中靠自己,不奢求救援。當對方不依循法律時,跟他們談論法治是浪費時間,還可能招惹殺身之禍。因此當對方視法治如糞土時,他們也只可以同樣手法去討回公義。

導演藉這電影貫徹始終地討論不受法律所保護/約束的人,也貫徹始終的指出,當法治失效時,以暴易暴反過來也可以是一個保護自己以及讓公義得以彰顯的方法。

除法治問題外,導演更探討了印第安人的處境。印第安人作為美國的原住民,卻受到白人侵略,直到只剩下保護區的土地。電影中指,因為印第安人看不見將來,選擇不多,因此只能從事低層工作或者淪為癮君子。另外,因為當年侵略者差不多將整個印第安民族滅絕,因此傳統文化未能承傳至今,許多東西都煙消雲散。身為原住民的他們不能成為白人,同時也不會成為白人。這種情況在世界上都可不時看到,例如台灣的原住民。他們努力地讓世界聽見他們的聲音,他們努力地復興自己的文化,不讓部落消失。

但可惜的是,美國對原住民愛理不理的態度,造就了今天的結局。電影最後指出,美國每天都有很多女性失蹤,但這些數字從未包括印第安保護區中的女性。雖則有點刻意,但不失為一個引起大眾注意的方法。因為,在這諸多事情發生的國家,用電影替他們發聲未嘗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