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港政論雜誌爭鳴動向述評回顧(附收藏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封面網上回顧大圖超連結)

原刊澳門訊報建語燁言專欄

收藏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封面網上回顧:

http://kevin200999.blogspot.com/2017/10/blog-post_5.html

最近觀看報紙接收到一個不愉快的消息,根據蘋果日報載:「一個時代的終結!被中共認定為「反動雜誌」的本港老牌政論雜誌《爭鳴》在創刊四十年之際宣佈停刊,姐妹刊《動向》也將同時停刊。…《爭鳴》也培育不少人才,《開放》創辦人金鐘和《前哨》劉達文都曾在《爭鳴》工作。而這些本港主要政論雜誌,目前只剩《前哨》了。」

不愉快的原因,在於加深筆者認識中共時政和歷史的老朋友,現在要向熱愛他的讀者停刊告別了,社會輿論再聽不到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的聲音。同時驚聞蘋果日報載有消息指,突然停刊是因為九十六歲高齡的創辦人溫煇月前在美國去世,家人由於不願繼續蝕本經營而決定停刊。在此祝願溫煇先生一路走好,同時尊重他的家人對是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所作的決定。

筆者從二零零二年始,就是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的雜誌迷。喜歡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的原因,是由於可以從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當中,可認識中共官方宣傳和中國大陸《思想品德》、《思想政治》課教育以外的方面時政內容,其中還可認識一些中共的秘史。計二零零二年購買香港政論雜誌《爭鳴》計起,包括出版當日新買的、到舊書店選購的,購買約有三十多本(包括《爭鳴》和《動向》)。現在就對收藏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作簡單的述評回顧。最近可能會推出收藏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封面網上回顧,請大家留意環球舊聞:世界老檔案頻道FB專頁和筆者個人博客:建燁的創意空間。

購買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次數,以購買香港政論雜誌《爭鳴》為多。購買第一本香港政論雜誌《爭鳴》,是二零零二年七月總第二百九十七期。這期封面其中一個標題,是江澤民突向政治局正式表態暗附條件書面提全退,可是江澤民到了二零零四年才正式全退。江澤民在二零零四年正式全退時,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就在二零零四年十月總第三百二十四期,作江澤民下臺內幕的北方放語。除此之外,還藏有報道和評論江澤民時代、胡溫時代、習李時代時政,還有涉及暗殺鄧小平有關檔案等秘聞的《爭鳴》和《動向》。觀看這些所謂內幕或秘聞報道,一直抱懷疑態度閱讀,這是因為中共權鬥難以簡單筆墨可以形容,一些傳聞報道未必完全真實。從觀察這些文章可以感受到,這些中共權鬥新聞如《三國演義》現代版。

購買刊期最早一本香港政論雜誌《爭鳴》,是一九八零年十二月總第三十八期。該期主題為北京大審訊特輯,內容主要是審訊「四人幫」的內幕和評論文章。這期有些特別的是,推出一個審判江青民意測驗,讓你選擇審判江青的結果。接著一本購買刊期屬第二早的香港政論雜誌《爭鳴》,是一九八六年十一月總第一百零九期。這一期剛好是葉劍英剛離世,該期其中主題為評葉劍英,同時以討論中共政局新動向為專題,其中有討論改革派首次受挫記。

藏有幾本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就是與中國六四事件有關,就是一九八七年二月總第一百一十二期,這期主要是以評論胡耀邦因學潮下台為主。這期珍貴的是,收錄許多中國八六學潮的清晰照片,在社會之外應該沒有找到這麼清晰照片,若有只是大型分冊紀念歷史參考書如《圖文二十世紀中國史》系列書籍上找到。中國六四事件發生之後,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就推出了兩本紀念特刊。一本是一九八九年七月總第一百四十一期,其中披露六四屠殺機密數字。另一本是六四事件全彩色畫冊,以彩圖記錄五十天的六四歷史。

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曾對胡趙作了一些專題,例如趙紫陽逝世專題,就是二零零五年二月總第三百二十八期《爭鳴》。還有二零零五年胡耀邦誕辰九十周年專題,就是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總第二百四十三期《動向》和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總第三百三十八期《爭鳴》。這些胡趙專題珍貴之處,在於刊載許多開明派中共前官員或民間開明學者撰寫紀念文章。例如仍健在的李銳、嚴家其、鮑彤等,還有已故的胡績偉、林牧、朱厚澤、劉曉波等。感慨歲月無情,製作這種特輯不可再。觀看這些專題,可加深認識胡趙生平和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除此之外,還有《爭鳴》其他專題如在二零一二年出版方勵之逝世、艾未未專訪等專題,也值得閱讀。

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除了有中共時政和歷史評論之外,也有一些涉及香港、國際、還有其他方面的有趣評論文章。例如二零零三年四月總第三百零六期《爭鳴》以美伊之戰為主題、二零零三年七月總第三百零九期《爭鳴》以香港反惡法廿三條為主題、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總第三百八十六期《爭鳴》以柏林牆倒二十周年為主題等。觀看這一些新聞專題,以開闊讀者國際眼界。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不是只有一次合刊,其中SARS時期也曾經合刊出版。合刊出版《爭鳴》和《動向》,其雜誌質量保持其保證,可感受到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全體同仁十分用心處理雜誌編務。

感謝香港政論雜誌《爭鳴》和《動向》全體同仁在四十年來,為了不同年齡層、為了不同社會階層人士讀者,提供這麼有份量的政論雜誌。今次一別,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相見,不過會珍惜曾相遇的這段緣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