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 cheer 戇鳩所以先重要

 

太陽底下無新事,每幾年大學嘅學生活動總會畀人拎出嚟笑同批判。以前有互片、ocamp、去到和聲beat,今年就輪到何東嘅cheer。Dem cheer dem beat都會畀人批鬥,問題大概唔係在於活動本身,而係我地被灌輸嘅價值觀有好大嘅fallacy。Dem beat對佢地黎講之所以戇鳩,係因爲佢哋認爲呢樣嘢冇意義(aka 作用)、嘥時間。背後嘅邏輯,其實係認爲大學一切活動都理應有good reason、符合邏輯同效益。

我發覺身邊嘅朋友嘅朋友話cheer beat 戇鳩晒時間嘅,有啲都喺其他帖度哀嘆過煲蠟呢個傳統之滅亡。問題係,點解dem beat作爲無意義嘅傳統理應被取締,煲蠟就可以被懷念?

問題或者出於香港人嘅其中兩個核心價值:功利(or效益),一旦一樣嘢再無作用,就活該被拋棄;同埋理性,一切都必須要符合邏輯。問題係,真心講句,兩方面香港人其實都唔係好叻,效益方面大部份人只會睇到最表面個浸,而無法理解一啲看似無謂嘅嘢潛移默化嘅作用。掉返轉講,我哋好多習以爲常嘅嘢其實都冇乜作用㗎喎。

記得中學嗰陣睇過本朋友寫嘅科幻小說,講述未來嘅人完全冇辦法理解,點解古人要食咁多唔同嘅菜 – 淨係食葡萄糖、蛋白質同提煉嘅維他命,其實唔係效益更好咩?點解要食冇乜效嘅菜?肉?又或者,點解現代人知道煮熟左嘅肉有更高嘅營養價值(亦因爲遠古嘅人先可以意外咁發展出智力),都仲要食戇鳩鳩生勾勾嘅魚生?

至於理性,以及所謂嘅批判性思考,我覺得香港人都去得太盡。唔知係咪呢十年左翼思維市場太大,抑或我地真係處於一個好後現代嘅社會之中,理性似乎已經壟斷左好多人嘅思維方式,但凡一切都要講求意義,理性。但我地嘅生活又係咪應該只以理性作主導?冇用嘅行爲係咪應該一概被取締?我發覺,即使係藝術即使係娛樂即使係食個下午茶,好多嘢都被強行賦予左意義。藝術必須發人深省、娛樂可以防止自殺、食個下午茶打卡可以維繫一個人喺朋友之間嘅存在。敢情其實呢一切都唔係理性嘅產物黎格;點解藝術娛樂同美食唔可以因爲純粹享受而存在?

作爲一個帶住保守主義同感性原罪嘅人,我赫然發現,今日嘅我哋好識得毫無保留批判一啲看似無用嘅事、無情咁破除一啲冇意義嘅迷信,但冇力去建立新嘅規範同價值。其實所謂理性、所謂普世價值,所謂左翼,通通都係由其他嘢演變出嚟,大多係由歐洲-基督教呢一個曾經嘅神話共同體慢慢誕生。所謂精神所謂價值所謂,不論係荷蘭嘅民族或者係法國大革命,一概都係由一啲唔科學、真相唔光彩嘅神話構建。就算要推翻舊觀點都好,一樣唔會直接否定成個概念。人地係use with caution、均衡飲食,我哋就好似twins咁潮流愛新鮮,左教大過天咁當成教條咁看待。咁樣健康咩?

Dem beat dem cheer 可以係冇用,但係咪真係零作用?即使hall膠畀嘅理由,好似透過dem cheer創造集體意識、團隊精神呢啲咁有幾脆弱都好,難道一件熱血又好、青澀又好、幼稚又好嘅事,就唔可以成爲一班人嘅共同記憶,令佢地擁有同一個經歷,而令hall/書院除左冷冰冰嘅建築之外,變成更有意義嘅靈魂?至少,好多年後,何東會有個妹拍左套《玻璃之城》,用何東嘅記憶,照射香港人面臨大變時嘅心境?特別係喺呢一個時代,當獅子山下神話、認祖關社情意結破滅、左翼嘅福利國神話因爲一國制度而流於虛無、本土精神有待發芽嘅時候,我地卻用最苛刻嘅態度同語氣,鞭打呢棵幼苗,咁結果會係點,大概各位都不難想象,我地又會唔會真係想見到呢個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