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憶

 

 

「我拒絕了他請我去日本的邀約。」雯雯茫然地說。雯雯最近雙鬼拍門,除了繼續為了和男上司的曖昧關係而煩惱外(見前作<愛上事業型男人>),她一個舊愛又回來找她了。最要命的是,那男人見雯雯沒有表示,不旋踵便和一個空姐雙宿雙棲了。

也許要澄清一下,那男其實跟雯雯也沒有正式一起過。當年的雯雯是一個貪玩的女孩,很早便迷上了網上交友。有一次認識了一個自稱是銀行家的叔叔,那時的雯雯正在讀港大,聽到叔叔住在西摩道,便即興翹課獨自跑上他家。那時她只想到西摩道很近,是每天乘巴士去港大的必經之路,也沒想過有沒有危險,就這樣開始了一段像風濕痛一樣每隔一陣便發作的不倫之戀。

據雯雯所說,那個西摩道是一名君子,他們之間其實愛多於性。問題在於:那個西摩道一直都不是單身。

雯雯是聰明女,其實第一次上他家已經發現了他是跟一個女人同居的,但她一直沒有問起那個女人的身份。那時正值金融海潚後不久,西摩道剛剛被裁員,整天賦閒在家。雯雯就每天上班一樣,早上照常乘坐去港大的巴士,然後中途下車,在西摩道家中逗留整天,然後在天黑前離去。

雯雯和西摩道在家中除了在床上之外,就是過著情侶一般的溫馨日子。雯雯說她是第一次見識有錢人的生活(當然之後她知道了真正富豪級的生活是怎樣的):西摩道家中有一副價值幾十萬的音響,也是她第一次喝香檳、第一次吃魚子醬、第一次試戴名錶的地方。雯雯之前是文藝少女,總是清湯掛面穿花長裙示人。自此之後雖然還是走素淨路線,但已經開始偶然流露對物質的響往。

這樣的關係其實可以維持很久,但是雯雯這一段只維持了十天。因為過了十天後,年少氣盛的雯雯便幹了一件只有妹豬才會幹的蠢事:有一天,她如常到了西摩道的家中,一進門便賭氣地坐在沙發上一聲不響。西摩道察覺不妥,問她發生了甚麼事,雯雯一臉怒容的轉過臉來說:「你究竟當我是甚麼?」

有點閱歷的讀者都知道,想跟中年男人分手,最快捷的方法是令他覺得你很煩。果然,西摩道甚麼也沒說,只是把雯雯送到門口,說:「你還是去上學吧。」

就這樣,在一個明媚的春日早上,茫茫然的雯雯被趕出了門口。雯雯只記得那天沒有去上課,一個人淚眼汪汪地在西半山的街道上蹓躂,心裡覺得自己第一次真的失戀了。不過雯雯畢竟還年輕,沒多久便認識了其他男人,只是自此她的口味便專攻中年男士,也算是西摩道在她身上留下的烙印。

其實雯雯對西摩道還有感情的,只是西摩道沒有察覺雯雯已經長大了,再不是一個可以用日本之旅打發的小妹妹。說到底,周旋於叔叔之間的年輕少女,其實是這些叔叔們的共業:一個過早地體會人世間的浮華和虛幻,因而極速成長至叔叔們本身應付不了的人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