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連載】神拳(四)——陰陽眼

 

子軒在第十回兌現承諾,一起始就打了一段組合拳,金慶東速度大不如前,連連中拳。他身後的鱗片人向子軒大吼示威。子軒打出右重拳,正中面門。金慶東帶著鼻血倒下。

一……二……三……四……

拳證讀到「九」時,金慶東緩緩站起來。不,是像吹起的紙片的飄起來,雙目緊閉,四肢軟垂,離地十公分。

金慶東睜打眼睛,竟全是漆黑。拳證正想打出「比賽中止」手勢,卻被金慶東一拳打倒。

頭上的電燈爆出火星,金慶東三步已到子軒面前,一拳轟下。子軒低頭閃開,左勾拳結結實實打在對方下顎,「格」子軒聽到骨骼碎裂的聲音,左手劇痛。

金慶東沒有理會,拳頭如鐵錘般擊下,子軒橫臂一擋,就像被鐵棍打中一樣,痛入骨髓。

子軒搶入右邊空位,再打出一記左勾拳,這次命中的是金慶東的身體。子軒打中後,同時見到左邊一股白光,感到屁股坐在地下。

教練和助手都衝進擂台。「砰!」「砰!」「哎呀!」子軒聽到兩人倒下的聲音。

子軒依著繩站起,卻覺一拳打在自己的耳側,嗡嗡作響。一對全黑的眼睛,凝視著自己。

「你看不看見爺爺?」金慶東竟發出天開的聲音。

「你這對鬼眼睛,陀衰家,怪不得你老母跑了。」

「我辛辛苦苦求了香爐灰,你不喝,還弄得一團糟。」天開按著子軒的後頸,把他的臉壓到地上的嘔吐物。

天開依了茅山術士所言,把香爐灰混了開水。子軒不喝,天開就捏著他鼻子灌。吞下灰水,子軒只覺喉嚨有隻手在騷癢,一張嘴就連著午餐吐了出來。

他的臉龐觸到熱騰騰的嘔吐物,鼻中刺入一陣濃烈酸味時,雙腳力蹬,竟然脫出了天開的掌握。

「你敢還手。」天開一拳打在子軒的肚腹,馬上令他跪了下來。

天開舉起右手,對準了子軒的太陽穴,就打下來。

子軒突然明白,天開這次要殺死自己。

及時滾開,一個上勾拳結結實實打在天開的下巴。

「我看到爺爺。」子軒向下凝視正在抽搐的天開。

子軒左頰中了金慶東一下重擊,右拳再次擊中金慶東的下巴,發出又響又濕的怪聲,就像漁販子用鐵棍打鯇魚。

右手痛到快拳頭也握不住。

他定過神來,只見金慶東跪在地上,頸上纏了條幼長的黑繩,鮮血「巴啦巴啦」流了一台都是。拉著黑繩的是紫瞳,他本來棕色的眼睛化成一片紫海,口中唸唸有辭。

「出舍!」

一股黑煙從金慶東的眼睛、鼻孔、口腔、耳孔都飄出來。他雙手一踫到黑繩,就發出吱吱聲,猶如將生牛肉奕在燙熱的鐵板上。

那些黑煙聚在一起,化成人形,儼然是鱗片人的模樣,然後散開。

「快報警,送這些人去醫院。」紫瞳對著嚴師傅叫道。

子軒在醫院住了兩天,才有人探訪,卻是紫瞳。他拿著一大個水果籃,還有兩大瓶能量飲料。

子軒一見是紫瞳,立即下床,拿著他的衣領說:「你明明有方法治那傢伙,卻要我打得那麼辛苦,教練還……」教練被金慶東一拳打昏,也住了兩天醫院,幸好所有費用都由賭場承擔。

「這裡大庭廣眾,你就不用太吵鬧了。沒有你跟他打,我的方法用不上。」

「怎麼說法?」子軒坐下來了。

「你一拳打昏了金慶東,令他的身體全面由那傢伙接管,我的法子才用得上。而且,那傢伙大部份的靈力用了來抵擋你那雙拳頭,否則我跟它正面鬥,也只是五五之爭而已。」

子軒一下子消了氣,問:「金慶東呢?」

「跟你一樣,住了幾天醫院,警察會全天候保護他的。」

「你除了是清潔公司的總經理,還是甚麼人?」子軒覺得紫瞳太過神通廣大。

「這個無可奉告。」

子軒「哼」了一聲,打開了能量飲品,一口氣喝了半瓶。

「你今天來要幹甚麼,應該不是單純的探我吧。」

「你真聰明,我今天來談生意。」

「甚麼生意?」

「你拳館不是鬧鬼嗎?」

「你不是說是那邪靈搞的鬼嗎?」

「沒有啊,那傢伙一直都在賭場。」

「那……」子軒冷汗直冒。

「你那對陰陽眼很厲害,而且跟那傢伙接觸,沾上邪物絕不為奇。我那天不過是猜一猜,但你的臉色已確認了我的說法。」

「那……你要收多少錢呢?」

「你最近發了筆小橫財,我就收五萬吧。」紫軒補上一句:「不處理也沒問題,你不怕就行了。有興趣就聯絡我吧,你有我卡片的嘛。」說著轉身離去。

病房只賸下哭笑不得的子軒。

 

(完)

 


 

(一)——眼前的對手是誰?

(二)——鱗片人

(三)——你要跟「牠」再打一場。

(四)——陰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