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品

 

有曰「牌品好,人品自然好」,其實呢句話也落伍了,計我話這個網絡時代觀人根本不必碰面,看看他在各社交網站上究竟在做什麼就夠了。

首先睇下香港最多人用嘅FB:根據FB的數據顯示,香港差不多有七成人口是活躍面書用戶,但讓我拿自己日常更新互動率來說吧(唔科學,非統計,冇大學期刊,Sample Size不足),一般我出一篇冇政治內容嘅人畜無害post,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十個經常交流的朋友繼續互動,偏偏有趣的是,當我偶然跟那些彷彿從不上網的真實朋友間唔中碰面時,他們卻對我的網絡足跡一清二楚。

我不介意你藏起自己,但能否別當 CD-ROM 一直在唯讀別人?交流下,俾下Like嬲,既唔駛錢又唔駛死,駛乜匿匿埋埋呢。

香港人的上網心態是頗變態的:我又怕跟網絡脈搏脫節,但我更怕別人知道我睇了什麼。我又拿自己做例子吧,需知道我寫一千幾百字一篇認真文,通常只「乞」到三五個Likes,一粒字乞到0.005個讚,都不可謂不歡喜,但其實隨時有比Like數多一兩百倍的人睇過同一篇文,睇返我回到現實世界那些從不俾 Like和留言,偏偏「非常了解」我的人的反應就知道,香港人上網彷彿已有不成文規定:無論閣下幾咁認同立場鮮明的文章,還是要吝嗇一個Like,因為你害怕讓別人看到你在看什麼,那種寧可我𥄫天下人,不可天下人𥄫我。

大家都係偷窺狂,不用分得那麼細。

有些香港網民是很喜歡表達自己啦,那份主動卻又過哂火位——句句留言都是聖人Mode上身,動輒單單打打,經常打字招尤,凡事都尖酸刻薄當風趣幽默,動輒拉群結黨網絡欺凌,以損人不利己鍵盤戰攪鳩別人為尚,那些人真實生活裏相信並不會撩事鬥非好勇鬥狠(香港人閒事莫理閒地莫企,明㗎啦),但當他回到網絡上,現實中被壓抑的本性猶如打翻了的潘朵拉箱子,這種網絡亢奮症候群也是許多網絡紛爭之源。

網品好,人品自然好,科技以人為本呢句話倒沒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