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為人師頗無恥

 

「夏蟲不可語冰」呢句話係冇得輸的,尤其是今日香港。

在下拿自己擅長嘅馬拉松舉例吧:每次跟門外漢談馬拉松時,對方八成會馬上反問「你上次跑步贏定輸」 —- 拜託,一場長跑賽少少地幾百人,墟冚啲嘅一兩萬人,冠軍永遠只得一個,如果用港式老土眼光嘅「輸贏」,咁其實除咗第一之外,全部人都係「輸」。

長跑愛好者唔會睇呢種「輸贏」的,我們看的是「PB (Personal Best)」,長跑不必贏人,只需贏自己,PB算係贏嘅,但也不是絕對價值,我時常也說:每場42公里嘅比賽都艱難,你冇上車完成到,已經係贏。

有時有啲人會自稱「早幾日我跑完一個十公里馬拉松,好攰呀」 —- 再拜託,七孔流血還七孔流血,死還死,係兩回事,十公里就只係一萬米,全馬拉松係42.195公里,或者運動場105.5圈,世界上冇「有角嘅圓形」,亦冇「十公里長嘅馬拉松」,OK?

以下呢番對白我也聽過萬九幾遍:「聽講跑步會傷膝,所以我唔跑」——再三拜託,如果跑步真係咁傷膝,咁你成世都唔跑步,又是否會擁有一對完美膝頭,來簡約地行多八十年呢?跑步跑到腳痛,係訓練不當、跑姿不良、不知己知彼嘅問題,而唔係門外漢一句「聽講」講得通嘅事。

本文繞了幾百字嘅彎,其實在下今日想講嘅係「若要人不知,唔好太低B」——昨日香港拳王曹星如廿二連勝,我是欣然歡喜,真香港人做真爭光事,撐自己人毋需藉口,但拳擊我是一竅不通,自問門外漢一名,那我只需關心曹生輸贏結果就夠了,我唔識,就不九噏,也不亂噏,是做人基本修養。

肇事拳手裁判拳例都是專業的,你睇唔明賽果,唔該學下收嗲,唔係求其一句「黑哨」「黑拳」「勝之不武」萬能Key鳩噏了事,講呢啲冇腦說話嘅人,你既不懂體育,也沒有一滴體育精神,偏偏多少人一唔識拳,二唔曉自量,卻好為人師,笑話就是這樣鍊成的。

想了解整場拳賽嘅技術判斷?當然要請教真·專家,世間學問之淵何其博,學下自量,試下三思而後噏,其實唔難。

識,就謙虛客氣啲講兩句。
唔識,就試下學識收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