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缺錢,傳媒呼籲籌款並唔係幫緊件事

 

十一遊行,主辦單位和警方數字相差八倍,結果成為輿論焦點——停留在這種「口水交」的層次,其實反映了香港民主運動仍然停滯不前。外國民主選舉較成熟的國家,政客基本上最重視實際捐款數字,並以此來衡量自己真正的政治實力。至於「點人頭」方面,他們也早已不用鬥人多,明白到面孔上電視會較有效果,所以外國的rally最重視演講台後面站著哪些人,一般總有不同性別、種族、年紀的人,以示獲得廣泛階層支持。

有時傳媒會把提供政黨以至社會服務的團體,如何欠缺資源的慘況詳盡報道,藉此呼籲有心人捐款。故事一般會把相關員工之艱辛經歷媚媚道來,輔以工作環境怎樣惡劣的描述,確實教人感動、賺人熱淚。

不過,從解困新聞學的角度,資金不足雖然是「困難」的一種,但透過一篇報道呼籲籌款去「解財困」,卻絕不可能是以解困為本的報道──解困是指「內容」方面以分析答案為主軸,而不是用報道作為一種「手段」,以此來為新聞故事的主角解困。

解困新聞學的基本原則,是盡可能列出所有答案,作出比較後才達致結論──整個過程強調理性分析,因此任何以感性手法來催淚的故事,均非解困式新聞。何況,很多機構經常把眼前問題簡化為「資金不足」,相信只要有錢便能為社會提供最佳答案,事實卻往往是其他地方出問題,像效率、營運方式、需求轉變。

例如要協助有學習障礙的幼童,與其大灑金錢興建更多特殊學校,不如盡早為幼童提供識別檢查,讓家長知悉幼童哪方面需要協助,再作針對性教育支援,並教導家長在幼童回家後,可以和子女一同作甚麼鞏固式技術訓練,抓緊學習起步期這段關鍵時間。

又如鼓勵青年創業,許多人都認為應該多增加這方面的撥款。問題是青年創業的問題未必一定跟資金有關,而更大機會是商界網絡或經驗不足。更有一些人會把參加青年創業比賽的建議書循環再用,參加一次比賽取得一至兩年的營運經費之後,再參加另一比賽來蠃取獎金續命,但實際上其經營模式根本不賺錢,而只是建議書寫得夠搶眼,好看但卻不中用。若果傳媒人欠缺相關產業的技術知識,兼沒時間作詳細資料搜集,亦會誤以為這些建議是真正可行的答案。

特別是現任特首似會大開庫房「派米」,人人有得分,所以下周《施政報告》後再賣窮賣可憐,只會越來越無市場。既然有錢,政黨和社福團體下一步便必須讓市民知道他們提供的服務之「性價比」,始能獲既精明又刻薄的港人繼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