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罪的80後

 

阿明,接近30歲,幾乎每間公司都有一位類似員工:大學畢業、未婚、無樓、與父母同住,屬典型80後。

畢業後一直於同一間公司工作,從未轉過工,人工扣除強積金後略低過兩萬,無能力買樓是跟女友分手的主因。後來,他知道女友跟了一位富二代。

他深信如果有能力供樓,現時已經結婚,幸運的話,應該有一個兩歲的小朋友。假期不會跟豬朋狗友聚會,而是與小朋友一同參加學前班。

 

他有一位中五畢業的老死,幾乎一投身社會就輪候公屋,早前獲分配鉛水公屋。還記得剛剛大學畢業時,老死曾提醒自己:一畢業就要登記輪候公屋,等到30歲左右就可上車。

然而初出茅廬的阿明,懷著一顆熱血的心,認為自己大學畢業,應該將福利及機會留給其他有需要的人。而且,他認為自己30歲時應該月入3-4萬,有足夠能力置業,無謂霸佔其他人的機會。幻想總是美好,現實卻是殘酷。

接近而立之年,似乎與目標愈走愈遠。不是他的步代太慢,而是社會不曾等待他。

的確,人人為我,我為人人,他將這些機會轉讓予新移民以及假難民,他們拿取了本身屬於香港人的福利,還欠了一聲多謝!

同系一位神憎鬼厭的同學,最近在FB 抱怨:柯P換鉛水管,幾時到我幢樓?
這更似是一種挑釁,大家在同一起跑綫,但無論阿明如何努力,始終跑在最後。

過往年少氣盛的他,一定會覺得政府有問題。但經過歲月的洗禮,竟然會認同開喉兩分鐘才用水的歪論。畢竟,無樓比住鉛水樓可憐!

他有一刻猶豫,學位仍有價值嗎?抑或要多讀一個 Master?

 

美國有量化寬鬆,香港亦有量化寛鬆,是學位版量化寛鬆。阿明預計十年後需要 Master 畢業才有好工。想法跟苦戰A Level時無異:大學畢業才有好工。

人的想法總是滯後,或者十年後需要博士先有所謂好工。

他考慮將僅餘的積蓄報讀碩士課程:是Master of Finance 還是 MBA。反正短期內買樓無望,倒不如投資於自己身上。

金錢是一個問題,放工時間又是一個問題。

 

阿明從未試過準時放工,第一個工作天,已被老闆點名參與檢討大會,一開會就是一小時。這是下馬威,告誡新人不要妄想準時放工。

跟某些日本人比較,香港工時其實都不是太長,阿明漸漸習慣….

如果準時上班是美德,準時放工也應該是美德。在香港準時放工,需要謝主隆恩因為這是老闆給予的福利。

阿明每日都不明文規定地加班 , 忙碌時甚至朝8晚8,間中連午飯的一小時都要趕著工作。

如果是畢業生崇尚的ibank 工作,阿明或會因被勞役而感到自豪。畢竟,有著普通人工作十年都未能趕及的薪金,的確值得賣命,然後在朋友圈晒命。

可惜,每日工作十數小時,有時星期六日都需要在家工作,計及時薪,只比最低工資高一點,或者叫凍飲不需在意 $2。

諷刺的是,每日準時6點,茶水阿姐同reception姐姐都會一齊放工,延續每日講是講非的工作。當他們走過你面前,你不需對錶,就會知道已是6點。若不是6點,肯定是手錶壞了。

而阿明從他們的對話得知,最近提升強積金供款上限的建議對他們有少少影響,即他們月薪超過三萬。近乎賣命予公司的他,有時會想,學位價值何在。大學生似是被嘲諷,又似是被社會大大巴掌摑。

 

公司雖然沒有TVB 勾心鬥角的陰險,但亦沒有大團圓 BBQ的溫馨。每年除了入世未深的 fresh grad ,公司亦充斥著不少倚老賣老的老屎忽。

老屎忽不斷想當年,細數自己如何刻苦耐勞,為公司打拼、出生入死,並以一副食鹽多過你食米的態度說教。他們人工未必高,但大部份都會有層自住樓,部份更有一、兩層物業收租。

他們以一副懶洋洋的工作態度,疾礙阻公司進步,同時亦霸佔著年青人上位的階級。在排資論輩的舊式思想影響下,年青一代的確難以上位。

他們會疑惑為何 80後買不起樓,少去幾次旅行及減少其他娛樂消費,30歲前應該夠付首期上車。情況理應跟自己於03年買樓一樣。

部份老屎忽坐上了經濟快車,於沙士期間買樓。年約30歲,正值適婚年齡,自然有置業需求,而樓價亦在能力範圍之內,造就他們今日所謂的「成就」。如果這群老屎忽生於現今世代,可能會與 90後一樣,較重視生活質素,而對買樓感到絕望,甚至成為他們口中所講的廢青。

「阿明,如果你想升職加人工,不如同老細反映一下,等佢知道你既諗法」

精人出口,笨人出手。食住花生等睇戲的老屎忽不斷慫恿阿明去向老闆表達意見,美其名年青人應該為自己爭取,但實際想透過阿明為大眾謀福利。

 

機會從來不會從天而降,而是靠自己爭取。

在恒指大升2% 的一個下午,阿明跟老闆要求加薪,希望在股市暢旺的日子,要求會較容易達成。由原先的兩萬,加到兩萬一千,只是區區的5%。

「阿明,點解你獅子開大口呀?港鐵每年先加價 2、3 % ,今年仲要無加價,點解你想加 5%咁多?你講一講原因?如果原因合理,我會考慮!」

老闆需要扮開明、聆聽員工想法,表示聽取民意。多得高官的落力表現,大多數老闆都懂得如何扮聽取民意,然後繼續自我一套。

「我想儲多D 錢讀書同結婚買樓….」

「年青人上進係啱,(XXXX下省千字),但你要求,我好難做到,公司今年少咗好多生意,未必到target ,所以呢個要遲下先諗。但我會出年review 時會比番個交代你!」

阿明自加入公司後,踏出最具勇氣的一步,可惜被對手一記漂亮全壘打絕殺。

「但我去到就黎30歲,都係時候要結婚買樓。」

「哈哈,想當年,我都係儲錢儲左十幾年錢先有錢買樓。」老闆經常告誡員工,別妄想一步登天。

 

阿明欠缺轉工的勇氣,害怕外面環境,擔心同樣風大雨大,而且很多時都是由一個地獄跳去另一個地獄,頂多是由第18層地獄晉升至第15層,痛苦程度相差無幾。

老闆睇死自己不轉工,所以根本不需要理會員工的要求。

考慮良久,阿明終於做了一個人生最果斷的決定:遞上辭職信裸辭。

或者多年前應該要做的事,今日終於來一個了斷。遞信的一刻,如釋重負。
將來的路應該怎樣行,他不知道……

正如畢業的一刻,他對前景一無所知,只是見步行步。

在香港,80後本身已是原罪,再多加一條任性,又何況?如果活得無悔,反而更有價值。阿明,又會是多少人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