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加泰隆尼亞:以群眾運動推翻人民黨政府!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建立加泰隆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

革命左翼(CWI 加泰隆尼亞)聲明

10月1號這天,加泰隆尼亞如同軍事區。人民黨(Partido Popular )政府與總檢察院(State Attorney’s Office )派出上千名警察與國民衛隊(civil guards),動用了殘暴的鎮壓手段來阻止公投投票的進行,並對上萬名和平的市民、家庭、孩童與年長者進行殘酷的打壓。他們打破學校的門窗偷走投票箱,好像那是他們的戰利品一樣。像這樣無差別的攻擊導致400間學校無法舉辦公投。但這些防暴警察、人民黨政府以及國家機器,並沒有想到加泰隆尼亞人民會發起大規模抵抗。加泰隆尼亞人在上千個投票站堅定勇敢地行使了他們的投票權,沒有人會懷疑他們擊敗了40多年來未曾見過的鎮壓與迫害。

上百人受傷

根據自治區政府提供的官方資料,有844人被警察與國民衛隊打傷,其中有兩人重傷住院。在世界各地廣泛傳播的照片讓我們看到,上千名警力動用他們所有的暴力鎮壓手段,阻止加泰隆尼亞人民主地表達自己的意見。國際媒體把政府的這些武力鎮壓行動,比作佛朗哥的獨裁統治。它們的相似之處當然是無可否認的。

首相拉霍伊和他那由盜賊、反動分子和右翼西班牙民族沙文主義者組成的政府把佛朗哥時代的景象重新帶回了西班牙。獨裁統治的繼承者想教訓加泰隆尼亞人民,最終卻自食其果。數百萬義憤填膺的青年與勞工挫敗了右翼份子與其政府的打壓破壞。

加泰隆尼亞在10月1日(‘1-O’ )那天所提供的政治經驗,將銘刻在數百萬人的心中,從加泰隆尼亞一直到國內其它地方,及至整個世界。人民黨及其政府說自己只是在執行法律,但法律其實是不公平、不民主的,而且與數百萬加泰隆尼亞人的願景發生直接衝突。他們想用這樣的法律來鉗制加泰隆尼亞人的民主權利。這些事實讓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一個社會民主主義政黨)領袖採取的投降姿態顯得更可恥,他們寧可與佛朗哥的繼承者結成聯盟,也不願承認加泰隆尼亞人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利。

工人社會黨領袖的政治破產

在Pedro Sánchez擊敗那些幫助了拉霍伊和右翼人民黨政府上台的其他工社黨領導人、贏得領導層選舉之後,曾有許多人認為工社黨正在發生改變,有轉向左翼的可能。但所有這些希望,因為Pedro Sánchez和工社黨現任領導層在加泰隆尼亞民族問題上所採取的難以言表的可恥行徑,而再一次破碎了。

工社黨領袖與人民黨勾結起來,企圖箝制加泰隆尼亞人的民主權利,阻止他們在10月1日的公投,這將在社會民主黨的歷史上留下最不光彩的其中一頁。在上萬名民眾遭受大量警察暴力的那天,Pedro Sánchez貓哭耗子假慈悲地指責「警察衝擊(」police charges」)」,卻不敢以真名稱呼實物(警察暴力),然後又重申他會堅定支持「法治、政府機構、憲法與領土完整」(也就是支持人民黨政府和“廣袤富足的大西班牙”)這已經把工人社會黨的徹底政治破產擺在眼前。

工社黨領導人在最近幾周的所做所為是他們多年來信奉西班牙國族主義並在所有重要問題上同統治階級同流合污的結果。他們不只是在國族問題上背棄了社會主義立場(即永遠捍衛受壓迫民族的自決權),而且他們還通過在口頭上呼籲「協商」和「對話」來掩飾他們的罪責。事實上他們已然將自己變成訴諸國家暴力與壓迫的佛朗哥主義者的同道人。

有一種論調宣稱10月1日的公投是強加在加泰隆尼亞地區人民身上的反民主政變,然而這是為西班牙資產階級服務的媒體竭力兜售的最大謊言之一。而且還是極度荒謬的謊言!如果政府、人民黨、公民黨(Citizens)和工人社會黨現任領導人那麽肯定「獨派份子(independentistas)」是少數,那為什麼要阻止人民公投?為甚麼西班牙政府呼籲委內瑞拉舉行公投,卻禁止加泰隆尼亞公投?

在民主的自決公投中,任何不支持獨立的人顯然可以投反對票。那些擁護1978年憲法的黨派有許多資源和影響力來發起運動反對獨立和宣傳他們自己的立場。右翼份子與政府禁止公投的真正原因,不是為了捍衛民主,而是恰恰相反:他們否定加泰隆尼亞人有自決權利,也否決加泰隆尼亞為一個民族。他們的立場只是西班牙資產階級及其中央集權政府從過去以來的陳腔濫調,他們經常使用軍事手段鎮壓加泰隆尼亞、巴斯克(Basque Country)和加利西亞(Galicia)的民族-民主願望。這正是在佛朗哥獨裁政府下所發生的事情。自「轉型」以來,所有民主進步都是由群眾運動贏得的。

1978年憲法

數百萬名加泰隆尼亞青年、勞工以及市民的奮起反抗是對這個於1978年成立的資產階級專制寡頭政權的質疑。為了阻止革命的爆發(否則全西班牙的勞工與青年將把獨裁政府與資本主義送上斷頭臺),西班牙資產階級與左翼組織(西班牙共產黨與工人社會黨)的領袖達成協議,在法律上承認群眾運動已經贏得的民主自由,從而令獨裁政府只是得到改革,而非被革命徹底推翻。這阻止了西班牙的社會主義變革,而資產階級透過明顯帶有專制因素的君主立憲制政體繼續掌控社會。

1978年憲法赦免了佛朗哥主義的罪行,沒有清除國家機器中的反動分子;司法部門、警察機關與軍隊仍處在過去那些反動分子的控制之下。當然,它也確保了所謂「自由市場」經濟以及資產階級的權力還用了「廣袤富足的大西班牙」這樣佛朗哥獨裁政權的語言否決了加泰隆尼亞、巴斯克與加利西亞的自決權。

在加泰隆尼亞爆發的這場追求民族-民主權利的群眾運動,已經把問題推到一個關鍵地步。支持中央集權的資產階級與右翼份子一再否認加泰隆尼亞是一個民族,並透過鎮壓或直接的軍事入侵來阻止加泰隆尼亞獨立。與此並行的,是資本主義危機帶來的可怕後果:大量失業、迫遷、不穩定的工作與低薪,還有青年的黯淡未來。對抗民族壓迫與階級壓迫的鬥爭已經交纏在一起,就像在其他年代的西班牙那樣(1909, 1931, 1934, 1936, 1977 …) ,醞釀出一股革命潛能向西班牙資產階級政權的政治統治發起挑戰。

全西班牙的勞工階級與青年都必須明白,加泰隆尼亞人的鬥爭也是我們的鬥爭。如同馬克思所說:「壓迫其他人的人永遠不可能得到自由。」這就是為什麼工人運動從一開始就把民族解放和受壓迫民族的自決權寫在自己的旗幟上,作為爭取社會主義變革的一個環節。在今天的加泰隆尼亞,我們正為了捍衛1970年代艱難爭取到的民主自由而奮鬥。今天政府打壓加泰隆尼亞人,那明天會發生什麼事?答案不難想像。明天他們將會更猛烈地鎮壓所有起身反對不公、反抗政府的壓迫與統治的人們。他們會通過鉗制言論自由的新法律、使用更惡劣的鎮壓手段、和縱容更多佛朗哥主義行徑。

西班牙統治階級準備對加泰隆尼亞發動新一波攻擊

十月一日這天,不只是加泰隆尼亞而且也是整個西班牙階級鬥爭的轉捩點。人民黨政府已經藉由它的鎮壓行動,顯示出它是一個極度脆弱而且完全沒有合法性的政府。它在公投日前動員其支持者,只落得一個人少得可憐的小小示威,而且主要是法西斯主義分子,他們唱著「面對太陽」(佛朗哥時代的國歌)並行法西斯舉手禮。

就像所有偉大的歷史事件,改變整個局面的是群眾革命性的直接行動。四十年來資產階級統治下的西班牙政權,已經面臨政治危機而開始鬆動。在10月1日歷史性的群眾動員之後,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決定向議會公布公投結果(2,100,000同意票,佔票數90%),且很有可能進一步宣布成立加泰隆尼亞共和國,而這向西班牙統治階級敲響了最高警報。

如此嚴重的威脅導致人民黨政府公開宣稱要發動政變推翻加泰隆尼亞當局,解散加泰隆尼亞政府並終止自治。《世界報》(El Mundo)編輯說:「面對這反抗法律秩序的公然起義,在可能引發總罷工的革命情境裡,政府必須立刻採取必要手段制止分離主義的計劃,包括立即施行公共安全法第155條,從而維護法治並將加泰隆尼亞的國民衛隊(Mossos)置於自己的控制之下。」(〈還不是輸給獨立主義的時候〉,2017年10月2日)

其它的媒體,像是《國家報》(El País),連續幾個月慫恿人民黨,並為在公投日前所採取的每一個鎮壓手段歡呼,它們現在看到了十月一日公投之後愈發複雜的情勢,則開始要求中央政府與自治區進行協商。然而人民黨與國家機器都堅決否認加泰隆尼亞的自治權。

現在很難去對之後幾天的發展做出可靠的評斷。但是現在的衝突,也就是階級鬥爭,可以想見將會劇烈升級。人民黨已經威脅工人社會黨的領袖,如果他們不堅定支持憲法規定(也就是專制鎮壓),就要重新大選。

這裡的問題非常的特殊。加泰隆尼亞動員起來的人民在10月1日成功抵抗鎮壓,使他們感受到自己的強大。

群眾的意識已經向前跨了一大步。現在正是時候利用當前局面,迫使拉霍伊立刻下台,擊敗這次猛烈鎮壓,成立革命的加泰隆尼亞共和國,對西班牙資產階級政權及其中央集權政府加以嚴重打擊。而這將會成為反抗撙節政策並開啟社會主義變革的有力武器。

以群眾運動回應政府鎮壓。建立加泰隆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

達成這些目標所需的所有條件都已經成熟了。10月3號總罷工的號召反映出巨大的群眾壓力,也說明危機到達了關鍵時刻。最終工會聯盟(CCOO 和 UGT de Catalonia)也不得不表示支持。罷工必然會取得勝利,而且它必須走得更遠。

人民團結候選人黨(CUP )、我們可以黨(Podemos) 、我們共同的加泰隆尼亞(Catalunya in Comú)和加泰隆尼亞共和左翼黨(ERC),必須組成一個清楚的左翼陣線,捍衛一個國際主義的社會主義工人階級革命替代方案,而不是跟在加泰隆尼亞民族主義資產階級尾巴後面。我們不應忘記,縱使他們也遭受到人民黨反動的打壓,這些政治領袖也曾實行嚴厲的削支政策,造成了社會巨大的痛苦,他們捍衛的只是他們自己的特權與經濟精英的階級利益。我們不能排除,這些資產階級領袖,會像他們過去那麼多次所做的,再一次背叛人民的期望,同中央政府與人民黨政府達成對自己有利的協議。

現在加泰隆尼亞的戰鬥性左翼、勞工運動與工會,有著為這個革命性的危機提供出路的巨大責任,也就是深化並蔓延這場鬥爭,準備發起一場無限期的總罷工,來抵抗政府的所有鎮壓行動,並贏得一個由左翼政府所帶頭的加泰隆尼亞共和國。這樣的政府將能夠施行一個能滿足多數人需求的綱領,並對抗西班牙與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的寡頭統治。

一個左翼政府應該毫不遲疑地終結削支政策,確保高質量的公共教育與醫療服務,創造數百萬個有良好薪資與權益的工作崗位,並以並通過建設可負擔的社會公共租賃住房來終止迫遷。這樣的政府能夠透過國有化銀行與大型企業,將財富用於滿足社會多數人需求,來終結精英的獨裁統治。

通過群眾的革命行動建立的加泰隆尼亞共和國,必定反對加泰隆尼亞歐洲民主黨和加泰隆尼亞政府主席Puigdemont,也會反對所有像人民黨政府一樣施行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加泰隆尼亞政治經濟寡頭。這將會為爭取加泰隆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的鬥爭、以及在自由和自願的基礎上爭取西班牙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的鬥爭,開啟一扇大門,這將贏得歐洲以及全世界受壓迫群眾的積極支持。

不能再去支持那些沒有出路的不切實際的想法。右翼的反動分子永遠不會承認加泰隆尼亞人自治權,因為他們知道怎麼做的話不僅代表他們所有的政策已被擊敗,而且也將鼓勵全西班牙的所有勞工與青年徹底清算政府還有整個體制。

是時候讓我們可以聯盟(Unidos Podemos)及其領袖Pablo Iglesias將他們所說的話付諸實現了。我們必須組織西班牙其他地區的人去積極支持加泰隆尼亞人的鬥爭。他們的勝利將會是我們的勝利,而要實現這一切靠的不是在議會裡要求取消新聞封鎖,也不會是懇求工人社會黨的領袖停止支持人民黨。他們需要做的是跟隨加泰隆尼亞的青年、勞工與市民在最近幾週內的作為:直接行動、群眾運動、以及讓我們有可能打敗這個只依靠鎮壓手段的對手的那種勇氣。

革命左翼希望建立一個強有力的左翼替代方案,推動加泰隆尼亞的勞工與青年和西班牙其他各地的階級手足在鬥爭中團結起來,一起爭取社會主義,並終結加泰隆尼亞、巴斯克(Euskal Herria,Basque Country)、加利西亞所受的民族壓迫。在這個腐朽的帝國主義時代,要想實現上述訴求,只有將它扎根於推翻資本主義和爭取社會主義變革的鬥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