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完美的獨裁》(The Perfect Dictatorship)內的中共社福政策

《完美的獨裁》一書,除了講解獨裁統治的問題,都講解了中國社福政策、扶貧措施上的問題。

許多人講,沒有錯,中國是獨裁,但我們不能否定中國政府扶貧功積。由於改革開放,許多人擺脫了貧窮了。不過,斯坦.林根卻認為,即使中國扶貧有進步,但眾多不良政策,令中國依然成為全球貧富懸殊最嚴重國家之一。

中國社福制度問題與其影響

首先,斯坦.林根由中國稅制開始入手。中國稅制,特別是增值稅,都是累退的。而事實上,很多富人都會逃稅。因此,大家大可以講中國稅制是肥上瘦下的。加上中國企業和政府,經常徵地拆遷、利用血汗工廠剝削農民工,經常在發放公共服務時收市民賄款和禮物。嚴格來說,中國基層比富人有更多的金錢被國家盜取。

之後,斯坦.林根由中國的社福制度入手。中國社福制度大致有以下4種: (1) 軍人、黨和國家工作人員的巨額養老金和醫療保險 (2): 中國基層所擁有的社會保險制度,例如養老金、醫療、工傷、失業和生育保險 (3): 給社會最低層的「最低生活水準保障(低保)」 (4): 給市民的房屋、教育、醫療、安老、托兒服務。

可是,斯坦.林根就指出福利制度有不少問題。首先,是執行力的問題,很多發放的福利金管理不善。金錢被貪官挪用,部分企業有法不依不參加保險制度、延遲繳款。地方政府權力大得可以對官方發放的福利細節進行很多干預,例如決定福利排除農民工的程度、發放福利資金的數目。因此,有一些地方政府給很多福利金,但一部分地方政府會很吝嗇。

其次,是平等程度的問題。獲得較完整社福制度保障的群眾只有城市企業的員工。可是,農民工、自僱人士有一些時候被排除在外。農村市民拿得到的保險都比城市市民少得多。例如對農民工、自僱人士來說,養老金不是強制性,甚至全部是自己交全部費用(城市企業員工卻是僱主僱員都會供款)。

再者,是服務素質的問題。首先,醫療保險其實是不足的,結果令醫療費用中有至少50%是病人付的,醫院飲食有時是家庭提供而不是醫院提供。低保金額低而對扶貧作用較少。社會服務中,老人、托兒很多是私營而不是公營,而且當中不少服務素質低而難受保證。學校教育雖然開始普及,但農村學校素質較低。由於高中、大學非政府免費教育保護範圍內,農村、貧困學生很難有充足的高等教育。

因此,斯坦.林根總結時指出,中國人生活生平真的較以往好,但進步很有效,沒有在稅制上做真正的財富再分配,都沒有提供足夠和有效的扶貧措施。

中國政府指有很多人脫了貧。不過,斯坦.林根卻指出,很多所謂脫貧者,一開始就剛剛在貧窮線以下,實際上他們沒有上移太多,只是剛剛好超越貧窮線一點兒而己。許多脫貧的人是農民工,即使離開農村後生活較好,但他們仍受血汗工廠艱困工作環境和低工資剝削、被城市視為二等公民、難以適應城市生活。加上中國政府沒有全力進行財富再分配,因而令中國仍是全球貧富懸殊程度最大的國家。

中國扶不了貧,可能有人覺得沒有甚麼大不了。這是大錯特錯的。因為,如此結構性的貧富懸殊和落後的社會福利措施,不但會導致一群人活在物質匱乏、缺乏足夠教育的社會,更會令這群人難以向上流動(政府對教育和社福付出少,他們學歷和社經地位不足他們上升到服務業、金融業、科技創造、政府內,只能在血汗工廠幫人裝零件超過十個鐘。一旦血汗工廠大量移到孟加拉等地就會失業或者就業不穩定。),最後會導致更多犯罪、社會動盪和不滿。由於財富再分配不足,將不利擴大內部需求,無法消費中國自己的過剩產品。中國將更有可能步向拉美化(經濟發展,但貧富懸殊、貪污、環境污染、社會治安日益惡劣,令社會走向動盪),無法跳出「Middle Income Trap」。

中國能否完服社福制度不良的問題?

當然,中國政府有沒有意願和能力去改良社福制度? 按照筆者的說法,二戰後的英國和南韓的經濟實力與現在中國差不多,但他們都有能力去建立一個良好的社福制度。可是,中國卻遲遲未起步。

如果中國有能力,為甚麼遲遲未起步? 按照筆者的講法,是因為中國政府根本沒有意願也沒有心思去進一步大量改良社福制度。他認為中國將所有錢用來維穩和建軍,卻不用來改善社福,可見中國政府沒有意願改善貧窮。

可是,對筆者而言,還有第二個原因。要更大程度上改革社福供應,就難以避免稅制改革,不能再維持肥上瘦下的累退稅制,而是要向富人征稅。可是,向富人征稅,即是要向中共高層政商精英的荷包開刀,如果集近平決意執行,恐怕沒有多久就會被高層政變推下台。向國內富人、海外投資者征稅,更可能會引起大撤資,海外投資者素性去成本更便宜的孟加拉等國開廠,關閉中國廠房,到時引起大失業,豈不是令社會動盪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

似乎,中共要改善社福、促進內需、跳出拉美化的局面,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