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連載】問君何所欲?我要搵人幫我Hand Job!(一)——我半身不遂,青頭廿八歲

 

我叫阿俊,係殘疾人士,今年二十八歲,仲係青頭。

我八歲遇到車禍,大半身癱咗,右手可以郁,但肌力好差,打陣字就會冇乜力。父母喺車禍中過身,細我五年嘅細佬阿傑好彩只係受輕傷。

我、細佬同阿嫲三個人住喺公屋相依為命。呢廿年嚟,我哋一直靠傷殘津貼、綜援同生果金捱得好辛苦。好在細佬生性病兄甚感安慰,佢舊年大學畢業,為咗有多啲時間照顧我,而家返緊份朝九晚六。

我其實份人好悲觀,但冇咗自理能力,為咗唔加重屋企人負擔,我成日迫自己開心啲、幽默啲,氹身邊嘅人笑,仲開始寫治癒系文章,都有唔少好評㗎。

但而家望住個Mon,我唔知點落筆。兩個月前,香港終於成立咗手天使協會,冇幾耐就俾衛道人士猛烈批評,佢哋今日仲遊行反對!

我本來想寫文撐手天使,但件事太貼身,我諗返起自己咁多年嚟冇拖拍、冇人愛,甚至冇得用五姑娘……

點解八歲之前嘅我咁乖仔?點解香港性教育唔早啲又唔做好啲?點解打飛機都係社會禁忌?

究竟高潮係點?俾人擁抱、磨下體係咩感覺㗎?

「做乜硬曬呔呀?食得飯喇!」原來細佬已經返咗嚟。佢抱我出廳,阿嫲都煮好曬飯。

我隻手又冇乜力,所以細佬餵我食飯。我哋睇住新聞,咁啱講到手天使單嘢,遊行人士接受訪問,瞪大眼好激動、好凶狠。

新聞主播眼都唔眨,講得好平靜,「手天使,意指為肢體殘疾者,提供性服務嘅義工──」點知阿嫲聽到拍曬枱,嚇到細佬摙住袋。

阿嫲中氣十足,大鬧:「該煨囉!咁羞家嘅嘢喺電視講嘅咩?教壞曬啲細蚊仔喇。俊仔呀,你千祈咪幫襯呢啲人呀,呃你㗎。」

我紅都臉曬,求其「哦」咗下敷衍老人家。

要同一個八十幾歲,由佢阿爺個阿爺嗰代起,就覺得性係罪惡嘅人,解釋性慾係點,諗起都打尿震。而我梗係冇話佢知,我第一時間就申請咗手天使服務,下星期就有義工嚟。

默默食完飯,細佬抱返我上床,閂埋房門,話:「唔駛理阿嫲㗎。下星期邊日呀?我請假帶佢出街玩。」

得到細佬諒解,我覺得個心好暖。因為我啲殘疾朋友嘅屋企人都唔明白,點解我哋會有性需要。

喺其他人眼中,我哋有得食、有得痾、有得瞓、有人幫手沖涼、有人帶出街抖啖氣,就好應該知足。其他精神需要,係奢侈,性需要直頭會令大家產生不必要嘅尷尬。

我哋咩私隱都冇,有個兄弟喺房睇緊AV,佢阿媽突然走入嚟,門都冇敲下,當知道係AV,直頭喊曬口,話自己淒涼兼命苦,佢自此就唔敢再諗嘢。

但而家可以喇。唔知真正提供服務俾我嘅義工,係點樣嘅呢?其實我有啲驚,始終係第一次,雖然只係打飛機,但已經好親密。

到咗嗰日嘅前一晚,細佬計劃咗第二日要帶阿嫲去大澳食茶果、買蝦醬同遊船河。點知佢接完個電話之後,就好灰咁望住我,好似望住一個被判咗死刑嘅人咁。

「手天使協會正式俾人告,法律緊急叫停咗佢哋嘅服務……」

「哦……」我個腦轉唔到,隔咗陣,先講到嘢:「你聽日照帶阿嫲去玩啦,佢恨咗好耐,唔好令佢失望……」

嗰晚我眼光光,到底我前世做錯咗啲咩?

我係個廢人,連打飛機嘅資格都冇。我淨係想試下係咩感覺啫,我得罪咗嗰班人啲咩?唔通我俾人摸兩摸,佢哋啲細路就會學壞?定會好似我咁癱咗?

點解啲唔關事嘅人就出曬嚟嘈喧巴閉,我呢啲行動不便嘅當事人,就要喺屋企俾人決定我嘅命運?

但我除咗嬲同失落,竟然有少少鬆咗口氣。明明好想做一件事,但又驚做唔好,或者享受完之後,呢一世冇機會再做。

因為手天使得三次限額,俾神燈滿足咗三個願望之後,如果產生出更多慾望,咁點算?

得不到的提子是酸的。我好似說服緊自己,唔好再恨啲唔屬於我嘅嘢。

「咚咚。」到咗清晨,突然有一聲好細微嘅敲門聲,然後細佬推門入嚟。

「我都知你瞓唔著。」

我苦笑。

「我諗到……有個人可以幫到你……」佢吞吞吐吐。

細佬俾咗張卡片我,唔敢望我,「阿如同我好熟㗎,幾年前係佢幫我破處……我有時火起,佢都會幫我……」

我細佬好了解我,但原來我一啲都唔了解佢。我估唔到佢睇落咁細膽,竟然會叫雞?呀!唔係,係性工作者。乜性工作者都興印卡片㗎?真係越嚟越商業化。

「我約咗佢晏啲上嚟幫你。」

 

(待續)

 


 

【問君何所欲?我要搵人幫我Hand Job!】

(一)——我半身不遂,青頭廿八歲

(二)——我終於摸到女人對. . . . . .

(三)——「等陣,我未濕。」

(四)——一場兄弟,不如我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