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志堅、楊天水、黃琦——其人其事其「罪」

圖為黃琦

文:青(支聯會義工)

二零一七年是政治犯噩耗頻傳的一年。

當人們仍悲痛於劉曉波「被病逝」之際,「劉曉波式悲劇」正在重演。服刑十多年、僅餘四個多月便出獄的異議人士楊天水,突被確診腦瘤,獄方要求家人辦理保外就醫。同樣性命堪虞的「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在看守所飽受虐待,其母極擔憂兒子會如劉曉波般死於囚禁之中。

除了劉曉波,今年離我們而去的八九人物還有以潑污毛像儆醒世人的余志堅。當地時間三月三日,余志堅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病逝,終年五十三歲,其墓碑上刻着「DIED BUT ALIVE(死了卻仍活着)」。這些前仆後繼推動中國民主進程的政治犯,將永留人們心中。

余志堅:挑戰神像 其人雖逝志不滅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北京戒嚴第三天,來自湖南三名青年余志堅、喻東嶽和魯德成,向天安門城樓上毛澤東像投擲裝滿顏料的雞蛋,並掛出兩條標語——「五千年專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個人崇拜從今可以休矣」,震驚全世界。

此次壯舉的主謀是當年二十五歲的余志堅,他與魯德成、喻東嶽坐火車到北京聲援絕食學生,抵京後官方開始戒嚴。余志堅憶述:「當時是五月二十三號下午兩點半,我們三個人,我負責在(天安門)主門洞把人給攔住,他們兩個負責扔雞蛋,很快扔完了二十枚蛋。就被學生糾察隊逮住了,東嶽挨了頓暴打,交給天安門管理處、派出所。」

學生恐怕他們是中共間諜,故意搞破壞製造鎮壓口實。糾察隊將三人制服,要求他們承認潑墨乃個人行為,與民運無關,當晚更將三人交公安處理。後來三人被裁定「反革命罪」,余志堅被判終身監禁,喻東嶽和魯德成分別被判二十年及十六年。一九九八年魯德成獲保外就醫,後獲加拿大政治庇護。余志堅二零零零年因病保外就醫,而喻東嶽二零零六出獄時已被折磨成重度精神病人,兩人二零零九年取得政治庇護到美國。余志堅與妻子在大學醫院做清潔工維生,並把患難兄弟喻東嶽接回家中悉心照料。

挑戰「神像」之舉在當時可謂驚世駭俗,但並非一時衝動。曾任小學教師的余志堅,對中國前途和民主制度有深入思考,八十年代曾參加當地人大代表選舉並當選。余志堅受訪時表示無悔當年的行為,「毛澤東是中共專制的一個基礎,我們反對個人崇拜,應該從這裡入手,所以,我們覺得中國的前途就在此一舉,這是一個很關鍵的選擇。」

「六四」屠殺後,學生逐漸覺悟他們維護毛像、將三人扭送公安的錯誤,並表示歉意,三人被稱為「天安門三君子」。二零零五年「三君子」獲頒第二十屆中國傑出民主人士獎,頒獎的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稱,「天安門三君子與民主女神、阻擋坦克一起被稱之爲八九民運中三大象徵意義,揭示了一九八九年天安門民主運動的精神高度」。余志堅去世後,八九學運領袖王丹於其臉書發文悼念,稱余為「義士」,指「他是比當年的學生更早認清批判毛澤東的重要意義的勇士」。

楊天水:保外就醫 恐變「死亡通知」

異見作家楊天水(本名楊同彥)繫獄二十二年。楊天水一九八二年畢業於北京師大歷史系。曾任教師和公務員,為獨立筆會成員。

楊天水曾參與八九天安門民主運動,一九九零年成立「中華民主聯盟」,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十年徒刑。二零零零年五月出獄後,繼續投身民主事業,籌組「中國民主黨蘇皖黨部」,並在網上發表批評時政文章。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楊天水在南京住所被當地國保綁架,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十二年。

多年來楊天水一直筆耕不輟,二零零五年曾發表文章《高壓的崛起——紀念前年香港七一大遊行》,文中寫道:「大陸當局千方百計操縱特區政府,提議二十三條立法,企圖以防範『顛覆』、『煽動顛覆』、或者『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等國家安全名義,將大陸的許多惡法條款引入香港法律。」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一日,美國筆會宣布授予楊天水筆會暨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寫作獎(PEN/Barbara Goldsmith Freedom to Write Award),讚揚他具有堅強不屈的勇氣,拒絕向官方低頭,以極大代價維護言論自由。

楊天水原定今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刑滿出獄,但家屬八月十二日突然接到獄方通知,指楊被查出罹患腦瘤,病情嚴重,須盡快辦理保外就醫;獄方拒絕承擔醫療費用,也不讓出境治療。據悉其家人已於當日辦理出獄手續,希望楊天水盡快住院治療。

此前楊天水及其家屬多次要求保外就醫,但當局均拒絕或不予理睬。由於擔心病情嚴重,等不到刑滿釋放,楊天水曾於二零零九年五月絕食抗議。同年九月,他被確診結核性胸膜炎並入住監獄醫院,同時被驗出患糖尿病和腎炎。

外媒引述《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指,楊天水病情應該相當嚴重,當局才會在離刑滿只有四個多月時間讓他保外就醫,以免死於獄中。北京異議人士查建國亦為其病情感到擔憂,指中國政府應負起政治責任,楊的姐姐表示會盡力醫治弟弟,但目前處境困難,希望好心人向弟弟伸出援手。

根據維權網,連同楊天水和七月病逝的劉曉波,一年內已有三名在囚異見人士確診患癌。鑑於不少政治犯於保外就醫後不久離世,外界狠批北京當局故技重施,「保外就醫」儼然成了「死亡通知」。

黃琦:獄中受虐 下一個劉曉波?

除了楊天水,外界也擔心「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會成為下一個劉曉波。黃琦自二零一六年底被羈押以來屢遭虐待,二零一零年已確診罹患慢性腎功能衰竭等疾病,多年來須每日服藥九次,否則隨時有生命危險。

黃琦畢業於四川大學無線電子系,被視為中國異議網絡先驅。他與前妻曾麗於一九九八年成立「成都天網尋人諮詢服務事務所」,一九九九年開啟「六四天網」。網站幫助許多離散家庭團聚,獲海內外媒體廣泛報道和讚賞。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日,黃琦因「天網」刊登有關「六四」、法輪功、反腐敗等敏感文章被捕。羈押近三年後,黃琦於二零零三年五月九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監禁五年。黃琦於二零零五年六月四日刑滿出獄時,已被折磨至罹患腦積水、腦萎縮、心臟病、風濕等重症,但依舊為弱勢發聲維權。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後,黃琦和「天網」義工多次到重災區捐送物資,並發表導致無數學童死亡的豆腐渣校舍調查報告,同年六月他被刑事拘留,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被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黃琦第二度刑滿出獄,旋即做回老本行,共同創立「天網」的妻子也忍受不了這樣的生活,數月後兩人離婚。同年他被驗出急性腎炎,但不顧醫生勸喻,繼續「與無權、無勢、無名的弱者同行」。

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當局又以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將黃琦關押,事緣他在「六四天網」發布綿陽市某部門一份文件,文件列出打擊黃琦和訪民陳天茂的下一步工作措施。至今年七月二十八日,黃琦獲准與代表律師隋牧青會見。隋表示,黃琦在看守所始終否認控罪,更拒絕上電視「被認罪」。目前他腎病惡化,手腳和臉浮腫,身體比被捕前消瘦很多。隋牧青還透露,黃琦在獄中屢遭虐待,曾被三十六人以上輪番審訊,強迫一天站立六小時值班,後改為每日四小時,持續二十餘日,令重病的他難以負荷。

據「中國人權」報道,四川當局曾多次威脅黃琦八十四歲母親蒲文清,並向聲援黃琦的訪民散佈「不要指望黃琦能活着出獄」的訊息。蒲文清非常擔心兒子的健康狀況,呼籲當局允許他保外就醫。國際特赦亦發佈緊急行動聲明,關注黃琦的狀況。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