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完美的獨裁》內的中共極權統治術

看完斯坦.林根(Stein Ringen)的《完美的獨裁》(The Perfect Dictatorship),就留意到他很強調一點: 一個政權是否正確,與一個政權有沒有能力生存下去,是兩個不同的問題。因此,即使中共的專政、對人權的壓制是如此非人性,但這卻不代表中共沒有生存下去的能力,事實上,中共不但能由建國開始生存到今日,還令中國變成一個在國際社會相當強盛的國家,自然是有自己的方法。「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只有理解中共如何生存至今,才可以知道如何得到民主。

要理解中共的統治權術,就要知道統治權術包括兩個部分:「壓制」(極權壓制和管控專政)和「購買正當性」(民族主義、經濟發展、社會穩定)。

斯坦.林根的書帶出一個觀點,中共政權其實不是威權而是極權政體,依賴極權政體維持高壓政治。Hannah Arendt的《極權主義的起源》提到極權主義有四個共通點: (1) 製造恐怖統治 (2) 統治深入人的私人領域 (3) 利用非人性和高效率官僚機構統治 (4) 有意識形態主導國家。對於1-3點,斯坦.林根提到中共仍有利用巨大黨國官僚系統,進行恐怖統治,而且深入人民私生活。人人都受到監視、觸及政權底線會受無情打壓、令人人敢怒不敢言。人民的網上言論被管制和封鎖、在街上會被維穩人員和閉路電視系統監視、新聞書籍教育都被審查和為政權服務、生育被政府管制、威脅中共的組織不被容許、政府更開始利用大數據監視和掌握國民一舉一動。如果你們到過新疆,看到無處不在的閉路電視、軍警和便衣維穩人員,與當地維吾爾人談話時問他們為何不能留鬍子時他們的謹慎回應和恐懼,就知道政權對人民的管制絕對可以去到無恐不入的地步。至於第4點,中共至今仍然利用馬克思列寧毛澤東的思想體系,甚至集近平開始利用中國夢、民族主義尋求正當性,就可見中國仍有意識形態。

因此,他指出中共符合所有極權統治的特徵,證明中共是利用極權統治壓制人民來生存。

當然,有很多反對者會指出中國只是威權不是極權,指出中國由計劃經濟中引入更多市場和私產的元素,更指出中國人私生活的自由比以前多了(私底下談中共不滿的事還可以)。不過,事實是一個有市場元素的經濟體與極權沒有衝突。納粹德國和法西斯義大利可以在極權控制下,與中國一樣,也有政府計劃和市場的混合體。當然,有人指出中國人私生活自由比以前多了,斯坦林根(Stein Ringen)卻提出管控專政(Controlocracy)的概念,指中國人的自由不但不完全,更是一種幻覺。中國人雖然有吃喝玩樂賺錢的自由,但一挑戰政權的底線就會受無情打壓,因而自己因恐懼而自我審查和自我管理,不做政權不許的事只要求政權容許的自由。因此,如同22世紀殺人網絡(Matrix)內的情節類似。人民擁有各種吃喝玩樂的自由,卻無時無刻受Matrix的欺騙、特工監視、恐怖統治一樣。這種私生活自由的增加其實是一種幻覺,其實是建築在對政權的恐懼和監視之下。

2. 認受性

當然,政權的統治不是只靠高壓政策,更是依賴提供認受性,讓市民有支持政府的理由。

與斯坦.林根一樣,Bruce J. Dickson都提出了中共政權維持認受性的方式。兩人都認同中共政權認受性源於經濟發展和民族主義。由於經濟高速發展,令中國不同階層的人也有相對比以前好的物質生活。由於中國控制下國防和經濟比前更強大,部分中國人覺得中共控制下帶來了強國夢。因此,即使不少人對中共不滿,但由於中共政權底下都有一定程度的益處,因而不會馬上反對、推翻中共政權,令中共得以生存。

當然,更重要的一點是中共提供了穩定。看過霍布斯(Thomas Hobbes)《利維坦》(Leviathan),就知道Hobbes認為無政府、內戰十分混亂下,專制統治是一個相對好的選擇。只有專制政府壓制人的邪惡本質才可以防止無政府。事實上,《利維坦》當中對穩定的追求和怕亂的心理更是中共政權統治正當性的來源。中國人民當中,不少人有以前內戰、日本侵華、文革大躍進的記憶,不少人都害怕會亂。對他們來說,現在的中國政府是一個他們記憶中比較好的政府。因此,你和他們談一黨專政的問題、貪污、環境污染、貧富懸殊,他們心中極之憤怒,但他們害怕中國沒有共產黨統治會重回內戰和混亂。因此,即使他們當中不少人不滿中共,但似乎他們都不想打破中共給他們的穩定生活,相較之下,兩害取其輕,最後令中共政權所受的威脅大大下降。

3. 未來

以上可見,中共政權的統治權術不但依賴極權打壓,更依賴提供經濟發展、穩定、強國夢的正當性。可是,以前對中共的統治有用,未來還會有用嗎?在筆者眼中,中共能否統治下去,有賴在能否提供經濟發展和穩定。假如可以,中共政權將千秋萬世,因為人民都受益,沒有理由反中共。不過,假如中共的經濟管理出現問題出現經濟危機,人民生活較以前差,政權下沒有生活保障。人民沒有政權保障下的經濟得益和穩定時,還需要服從政權嗎? 如果人民再一次走上街頭,發起示威甚至全國性暴亂,中共政權能不能維持一致的強硬態度,維持軍隊、政府管治層的統一? 如果會,中共和反對力量可能會進入一段時間的對峙,直到其中一邊勝出。如果不會,中國要不是進入全國分裂割據和內戰,就是被迫步向民主化的道路,引發全球第四波民主化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