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貓就是香港的命運

《守護貓店長》鄺俊宇一名內地婦人帶同五歲兒子到觀塘一藥房購物,數小時後折返,聲稱其小孩遭該藥房的貓店長「波子」抓傷,有一處5mm的傷口,店員雖表示願負責小孩往隔鄰醫務所處理傷口的醫療費,但遭該名內地婦拒絕,並聲言不能就此作罷並要「唔可以…

Posted by 鄺俊宇 Roy Kwong on 2017年10月9日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生物熬得過天敵和災難,靠的不是求神拜佛祈求敵人和平大愛包容自己,而是鍛鍊自己遇強越強,甚至強到吃掉死敵,才有機會活下去。沒有求生意志的生物,就如終囯人飬養在保護區的熊貓,牠們早已慵懶到連愛都不想做,沒有精,哪有子?得罪講句,熊貓尚未絕種,純粹中共政治操作國家機器為其續命。

近日終囯殖民婦鳩噏其子被藥房貓所傷,港共殖民地芝麻官旋即光速「執法」,一葉知秋,一單鬧劇見主旋律 —- 現在但凡揹個「中」字出來打橫行的人渣,殖民地苟官定必自動波哈腰打揖,刁婦稱兒子被貓爪傷耳背,用膝蓋思考的人都覺匪夷所思:貓,或者任何動物(除了香港人)被閒人打擾,講手反抗是動物本能,貓被刁孩搔擾,牠出手何其快,必定先抓刁孩雙手,貓又怎會三思而後搲才跳到刁孩後尾枕才搲其「耳背」?

整單刁婦冤案根本不合常理,偏偏什麼漁農署房屋署芝麻官卻似驚弓之鳥,自甘為虎作倀,那頭可憐兼冤枉的貓,就是淪陷終殖廿年的香港倒影。

香港曾經是桀驁不馴的混種貓,被英女皇文明人飬養幾十年,牠被拔掉爪牙,馴在籠中,當成東方之珠寶貴養,九七之前香港這頭貓已經失卻野性士魂,偏偏新主人中共卻是一頭狼頭人,可憐兼可恥一頭冇牙冇爪殘廢貓,卻還窩在籠中等野狼施捨恩惠,還有更多尚在夢中的老弱殘貓在宣揚「不要激嬲主人可得永生論」。

發夢也有個限度,做隻待宰貓做到這個反智程度,敵人不吃掉你,也不好意思。至於籠中貓如何自救?丟掉幻想,磨爪銳牙,準備好放手一搏吧,不求生的生物沒有活下去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