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勞動關係法 蘇嘉豪︰政府立場傾向資方得益

政府正就修改《勞動關係法》及制定「非全職工作制度」進行公開諮詢,卻引起社會不少意見批評今次修法「倒退」,損害勞工權益。候任議員、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蘇嘉豪對於諮詢文本感到失望,並形容今次修法是對打工仔「有少少著數,但更多的是不公道的規定。」政府的立場傾向於資方得益。 現時「三工」規定引起不少商界批評。政府今次建議,勞資雙方可以透過書面協議將10天強制假日的其中3天,調到其他公眾假日享受,僱員則須在被替代的強制假日正常上班。蘇嘉豪表示,澳門的勞資關係根本就不對等,若果政府的政策不是傾斜勞方,所謂的「勞資雙方平等話」,實際上是資方得益。「當強弱懸殊的時候,隔離個個話我係中立的,咁即係助長強勢的一方。」 他認為,3日強制假期可以協調的建議是不切實際,因為資方的話語權一定遠大於勞方,最終權益受損的一定是勞方。「到時不單止打工仔不能放假,甚至協調唔到假期,陰下陰下就無咗個假期架啦。作為打工仔係咪為咗一日假期,一兩個鐘超時工作就日日煩住你老闆呢?呢個係無可能。」他說,政府在建立制度上,不應該令勞方變得更為弱勢,「依家話要協調,即係等於將資方有可能損害勞方權益既嘢合法化。」 另外,政府在今次修法諮詢也提出,女性僱員有薪產假維持56日,僅建議新增最多連續14日無薪合理缺勤。但社會有不少意見認為女性有薪產假應該與公務員看齊,同為90日。蘇嘉豪指出,女性14週有薪產假是最低的國際標準,不少國家和地區的女性有薪產假都超過90日,但政府偏偏「有好的不去比較,專搵啲衰既作比較。」他認為「56+14」方案不能「袋住先」,如果今次接受了,「唔洗旨意下次幾時會有再修改,打工仔的權益無可能保障得到。」 至於「制定非全職工作制度」方面,政府建議,僱主不用為這類僱員供款社保基金。蘇嘉豪表示,社會是有些人是做不了全職工作,例如家庭主婦。非全職工作保障越少,這類僱員的人資就越少,因此,當全職僱員增加假期時,中小企就難以請到臨時替工,因此會形成惡性循環。「兼職更難請就僱主就更加反對增加全職的假期,因此,兼職保障越少,全職增加假期的機會就越難。」 另外,政府將於下月展開全面最低工資的公開資詢。蘇嘉豪批評一行業兩工種最低工資實施至今,政府都進行檢討。而早前社會協調常設委員會的勞方代表就建議最低時薪加1.5元。蘇嘉豪對此感到失望,認為勞方建議完全無科學數據,「好似街市講價」,他說︰「無科學數據掛鈎,唔知等到幾多年,拗到牙血都流理,最低工資可能到好耐都唔會加。我覺得資方的強勢是一個先天問題,勞方不生性亦是好大問題,勞方在政策和主張上都未必站得住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