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更、援交、首置plan

 

阿星,25 歲,物業管理員,於專門管理豪宅的物業管理公司工作。

阿星一畢業就應徵這工作,面試時被問及原因,阿星率直回答:「大學生起薪10K,肯捱肯搏,三年後好彩會有20K。呢份工起薪22K,一開始就贏在起跑線。加上我鍾意穩定工作,所以好希望可以試下。」

面試官是一位資深物業管理員,十分認同這率直年青人的真誠回應。他見過太多虛偽的應徵者,說甚麼行業很有潛力、學習機會多、工作具挑戰性等廢話。

而阿星就直接講出內心想法:人工高又想HEA。在充斥語言偽術的香港,阿星就如濁流中的清泉。最後,面試官問:你幾時可以番工?

有時,阿星在新朋友面前自我介紹,會得到這樣的反應:「係咪即係看更?」

「有少少分別!物業管理員唔同看更,工作唔止巡樓咁簡單,我仲要解決住戶日常問題。」
「如果你識分PTGF 同一般性工作者,就應該會易D 明白。」這句話,阿星當然沒有說出口。

的確,未必人人講得出PTGF 同一般性工作者的分別。一般人都會認為:大家都是雞不用分那麼細。
阿星深明PTGF除了解決客人生理需要外,亦要慰藉客人心靈。而一般性工作者,只提供屬低層次的一剎那冷顫。
一分錢、一分貨,又要二百蚊,又是李嘉欣是不可能,做人應該現實一點。阿星使用過兩類服務,所以清楚知道兩者分別,亦覺得有責任釐清大眾對PTGF 的誤解。

「車!咪一樣,有咩分別!」
但對一些膚淺、不講道理的人,阿星不會與之爭吵,一般見識。他寧願笑而不語,也不再為此辯駁。況且從事服務性行業多年,深明客人永遠是對的。

讀經濟出身的阿星,同樣有港女一樣的邏輯,以為價錢高就一定好。
他分不出,幾百元的偽韓式部隊鍋,跟自製的芝士餐肉辛辣麵有甚麼不同。然而港女的味蕾,就懂得分別當中細微的差異,而味道當然是部隊鍋為尚。

將不合理合理化,不一定是女性獨有的能力。男性用下半身思考時,都會犯上同樣的謬誤。

阿星經常光顧的PTGF 學生妹Mary,$2000一次,而砵蘭街的姐姐,$500 有找。以性價比而言,後者更勝一籌。他介意姐姐們諸多條件限制,每樣服務都要額外收錢。而 Mary 只有兩樣唔做得:呢樣唔做得、個樣唔做得。雄性動物總是犯賤,縱然 Mary 性價比過低,但青春無價,他仍願為此付出。重要的是,因為他都有港女邏輯:平野無好,好野無平。

雖然 second up 畢業,但仍然不能經濟學角度解釋自己的行為。如果可以解讀,雖然未必可以領取諾貝爾獎,但相信高昂的PTGF市場價格一定會調整,屆時廣大男士一定會感激自己。

工作了3年,期間升職兩次,月薪由最初22K升至 35K,由物業管理主任升至高級物業管理經理。雖然職階高,但工作性質沒有改變。但阿星不介意,在派卡片時,高級經理的名銜令阿星自我感覺良好。

他升職較快,除了因為他精通兩文三語,以及透過AV 自學的 4級日文外,能夠妥善處理不同住戶的問題,並多次得到感謝信讚揚,亦是一大原因!
他的表現,亦得到管理層的注視。上位,不一定靠上床。

阿星收入比大部份香港人高,但每月助養PTGF的活動,對儲錢計劃有一定的影響。工作的第一年,他預計三年後會可以成功儲到首期,現在,他知道顯然低估了自己對PTGF的愛心及樓價攀升的速度。

有生之年,他知道不可能買到自己工作的豪宅金屋藏嬌,但他仍希望可以擁有一個安樂蝸與PTGF 共聚,減少時鐘酒店的支出。

與大部份年青人一樣,阿星對林鄭特首的首置計劃抱有很大的期望,深信她會比前任更為年青人著想。早前,在得知有首置計劃推出後,他暫停了每星期一次的助養PTGF計劃,希望可以減少支出,以更快的速度儲首期。

在報告發表當日,阿星全程留心傾聽,希望可以清楚了解特首給予年青人的大禮。但當他得知第一輪只有一千個名額後,而單人申請又超出入息上限,頓時心灰意冷。於是他拿起電話…

「Mary 今個星期六得唔得閒? 想搵你一齊食好西,然後再食好西。」
「星仔,好耐無搵我啦wo !」
「Sorry 呀,我知我好耐無搵你,但而家會多D搵你啦。」
「咁星期六下午3點 high tea 再直落!不過而家要 $3,000。」
「幾時加左價?」
「啱啱聽完施政報告,因為我要買私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