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夏兩黨的鬥爭真係無謂到極點

 

 

踏入十一月,日間氣溫仍然維持25、26℃,但整體來說,十月中已開始轉涼。每逢到了春、秋兩季,香港都會出現奇怪現象──在街上會不難見盡四季的衣著。為什麼?很簡單,因為每個人適應溫度的感覺都不同。

就我個人來說,我未至於很怕熱,只是在夏天偶然會感到不舒適;相反,我是一個十分怕冷的人,24、25℃時感到涼快,但只要氣溫跌至21、22℃,我就已開始覺得冷。

 

每當開始轉涼,網上各大平台就開始出現「兩黨鬥爭」。嗯,其實只是朋友閒(討)談(論)現在的氣溫,朋友A說覺得冷,朋友B就反駁現在才算舒服,然後朋友C、D、E又加入,有時還為了在街上見到其他人穿上毛衣,或者還在著小背心而覺得神奇。對不起,最近我起床比較晚,睡醒時看手機,原來已經有四、五十則未讀訊息,全都是這個話題。

印象中,這個話題隔幾天就loop一次,每季如是⋯⋯

 

個人感覺一向都很主觀,即使是網上瘋傳的錯覺圖片、爆紅影片,不同觀眾都有不同的看法;偶然還牽起無謂的罵戰,想起來其實也沒什麼值得深入討論。

 

冷或熱,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

當年學生時代的我,忘了是小學還是中學,依稀記得某個夏天,我曾在街上見到有人穿羽絨背心,也在學校見到有學生穿校褸,還跟其他同學玩得好開心。有人笑這個學生不正常,我也曾對這個學生矚目的行為感到詫異。現在想起來,我們根本不會知道,究竟他只是想引起注意,還是他可能真的有需要穿厚衣服。

某年九月尾去日本,在東京時是暖的、舒適的,然後坐車到箱根──神奈川縣的一個溫泉區,到埗時發現當地人都穿得很厚,像香港冬天的打扮,那時候我們只是笑他們誇張。誰料到登山後跟車站附近的感覺可以差那麼多,加上那幾天都下雨,最後才發現自己連19℃的天氣都冷到顫抖,是自己帶不夠衣服。19℃,有人會覺得這是舒適溫度,並不等於其他人也有同感,至少如當地人,他們的裝扮已回答了我。

 

冷與熱,有時候還不由自己選擇。

就我工作的地方而言,制服是一件短袖T裇,加一件選擇性穿著的外套,最初上班我每天穿上外套,也會覺得不夠暖。自換了新的冷氣系統,可以由職員調校溫度,只是一般情況已設定好溫度,不許隨便更改。

某天有客人反映大堂很冷,附近一帶的冷氣溫度由大約24℃調較至26.5℃。終於我覺得這裡不冷了,相反還有點侷促,呼吸困難,對其他同事來說更熱到流汗。這不是舒適溫度,跟上司反映過,當然是繼續跟隨客人的那套。幸好天氣快要轉冷,這裡大概可以變成避寒中心。

從大堂上一層是健身室,對於經常運動的客人需求,把冷氣調較到18至20°C。每次上去巡視都覺得裡面冷得像殮房⋯⋯其實我想說雪櫃,離開便是兩個世界。

 

冷或熱,其實只想得到認同。

跟朋友說自己冷,往往是希望他們認同自己、關心自己,而非得到冷嘲熱諷:「乜你咁渣咖?」

換個角度,夏天時一直說熱,而對方不停唱反調覺得很舒服,本來已熱到有點煩躁,這樣應該也不好受吧。

不過現實往往跟預期結果不同,哈。

 

整篇文章看似一點內容都沒有。對,因為我說的都是廢話。討論個人主觀感覺本來就是在說廢話,毫無意義。

「下次人哋話凍咪叫佢著多件衫囉,唔通佢想你畀啲溫暖佢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