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平凡事——莊,就係應該咁上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teve Jurvetson)

 

「 上咗一年莊,我諗返,究竟上莊有咩意思呢?」
「你唔覺得上莊其實係俾自己一個成長嘅機會咩?好多野唔上過莊係唔會明白嘅我諗。」
「係嘅,但係對住某啲莊員嘅時候,你硬係忍唔住燥佢地,因為佢地真係唔做野呀!」

其實,有時候,上莊真係唔需要咁認真嘅,因為係一支莊裡面,付出係肯肯定唔會換到相應嘅回報嘅,就好似許冠傑嘅《半斤八兩》嘅歌詞咁:

「出咗半斤力 想話攞番足八兩
家陣惡搵食 邊有半斤八兩咁理想」

通常上莊嘅人都係有幾種,第一種就係博盡嘅,係每一件莊務上面都用盡全力,係每一個活動都會見到呢種人嘅身影,好似唔使理大學另外四件事咁。第二種就係一啲超級潛嘅莊員,無咩事你都唔會見到佢地嘅身影,十次係Soc房都只係見到佢一次。而我想講嘅就係第三種莊員,呢一種先係稱霸上莊界,最識玩嘅莊員。

呢一種就係只係搞掂自己嘅活動就當自己落咗莊嘅人。係其他人負責嘅活動裏面,佢間唔中會出現做一個冗員,唔使點做野,做扮公室王者,行行企企咁刷一刷存在感,心裡面就諗住:我有嚟吖,你咬我食呀!但係你會好清楚呢個人係其他人嘅活動裡面係完全唔上心嘅,因為佢好清楚一定有莊員幫佢墊底。如果有啲活動唔係要求全莊都參與嘅時候,呢一類人總會有一個藉口唔留名唔做野,當佢真係有原因唔嚟嘅時候,就會好冠冕堂皇咁話佢需要補習,但係當佢無咩特別原因而唔想嚟嘅話,佢就唔會出聲,因為佢好清楚如果自己唔出聲嘅話,係唔會有人主動問佢嘅,因為作為莊嘅一部分,係好清楚每一個人呢嘅習性嘅。

呢種人需要嘅另一種特徵就係需要同其他對佢呢種行為無咩特別反應嘅莊員保持良好嘅關係。首先,大部分莊員都唔會因為呢樣野而燥佢底嘅,即係所謂沈默嘅大多數,以和為貴吖嘛。而當呢種人氹得掂其他「莊友」,打好大部分莊員同佢自己嘅關係,咁就掂啦,因為大部分人都會因為同佢關係唔錯,而唔會站係道德高地譴責嗰個莊員。雖然可能會比第一種莊員話,但係佢好清楚呢一種莊員係惡唔出樣嘅,因為呢一種人係佢角度睇嚟都只係傻仔,一定唔會係大家面前鬧佢,最多只係講幾句難聽嘅說話。聽幾句野,就換到一個唔係好使做野嘅莊期,不知幾咁抵。

我好想同我個朋友講,其實,點解你又要咁認真咁做莊務呢,其實你大可以唔做咁多架,當每個人都成為第三種莊員嘅話,咁咪唔使咁心煩囉。佢真係好天真,覺得大家都係搏盡做野,發夢啦,唔好俾咁大期望自己嘅莊員,因為期望愈大失望愈大,無期望就無失望。呢句野係我其中一個真正莊友講嘅,我好想講比呢個朋友聽,但係都係算啦,反正佢都好快會明白呢個事實。

識玩嘅,一定做第三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