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壞細路」呢句話已是教壞細路

 

 

「家長」這種生物,衍生無限寫作題材。

根據香港法律,年過十八的人就是成年人,許多心智幼稚的人只要熬到夠鐘就「成年」,然而成年非成熟,身份證的數字可量,但腦袋注水容量卻是沒轍,這「成年人」一旦身體機能跟同類雷同,交配了,成孕了,孩子誕生了,他們馬上自動升格為「家長」,家長這銜頭很方便腦袋未成年的人做傻事卻蓋上免死金牌——一句我為小朋友才發瘋,他就以為神功護體了,這些未成年家長有句口頭禪很百搭:「乜乜乜教壞細路」,後半句他有時會吃進肚裏「所以乜乜乜正仆街」。

教壞細路?這頂帽子幾咁大,細路如果看到一張相,聽到一句話,人品就壞了,那真的是別人問題?把問小孩的問題外判別人,自己就沒問題了。

這個問題,才是大問題。

首先這些「家長」好和壞準則在哪?那些罵人教壞小孩的人,這句話極本身就有問題:你的孩子竟然會被別人教壞?會否是養不教,父母之過?那塊是你的肉,由出生到長大,他跟閣下最親,偏偏對律己最寬律孩也最鬆的人,卻要求別人以最高道德標準去對待自己的小孩,細路的人品教養是你的事,你卻外判他人代勞,你棄權,卻要全世界用你的道德標準去「善待自己子女」,閣下孩子在你這種壞水土上成長,他被種成了惡果,種瓜得瓜,其實很合理。

失職的「家長」們別再拿「教壞細路」這種爛藉口去苛責他人了,識得教至好生,閣下生而不教,養而不育,你的「家長」名銜除了證明自己性能力無礙之外,證明不了你的天靈蓋裏面有沒有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