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冠能:民主派需要回應的三個問題

文:黃冠能(《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因議員被DQ而出缺的其中三個立法會議席,將於3月11日補選。民主派能好好協調舉行初選,找出最有勝算的候選人重奪議席,無疑是重要的一步。但這次補選除了由誰出選,更重要是重整民主派論述,以動員港人共抗中國天朝主義。論述是否有效,關鍵在於以下三個問題:

誰是「香港人」?

自1997年開始,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就在紀錄香港市民的身份認同變化。20年來雖然有高低變化,但始終有約四成人持中國和香港的混合身份,另外約兩成人以純粹中國人自居,餘下四成則認為自己是純粹香港人。港大的調查只以廣東話進行,但我們也知道香港從來都有一批來自世界各地的少數族裔,2016的普查中他們佔香港人口的8%。

不少香港巿民仍認同中國,加上多族群社會的特性,香港人的主體性論述,如何整合這些不同部分?香港人身份如何整合錢穆、金庸、葉問、李小龍等等中華精髓,又能體現是三四代在港從軍服務紀律部隊的南亞裔?

願景是甚麼?

論述必需要有願景,那是終極目標。民主派除了反對中國天朝主義,到底想香港走往甚麼方向?分離訴求,包括獨立和外部自決(即可自決是否留在中國主權框架),明顯是難以實現的選項,不但因為那是直接挑戰北京主權、必定帶來不惜摧毀香港的打壓,更因為那不會得到國際社會支持,就連在香港社會內部也欠缺支持。今年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對香港人應有所啟示。

面對各種現實政治,論述如何才能鏗鏘有力,以形成獲多數港人和國際社會所認同之政治願景?

如何達到願景?

訂下終極目標之後,民主派想要如何達到目標?北京及其親中派代理人正在全面收緊香港的自治能力,立法會內修改議事規則、削弱議員僅有的議政權力,正是當前最激烈的戰線。論述還停留在補選是要守住關鍵少數,阻止議事規則的修改嗎?萬一補選前議事規則已被修改呢?就算守得住議事規則,又如何抵抗西九一地兩檢和23條立法?為甚麼親中派可以無所不用其極、而民意不在民主派這邊?

多年來,民主派的論述焦點,將民主運動簡化成議會抗爭,只著重說服原有支持者而不是放在爭取絕大多數民意,如何維持運動的民意基礎?議席固然重要,但如何說服絕大多數港人理解,議會抗爭和公民社會運動抗爭可以更有力結合?而在如今傳媒受干預、網上出現回聲桶、政黨卻乏人手和資源的情況下,是否還有更貼地的辦法,宣揚理念,建立香港人之間的互信,爭取絕大部分港人抗拒威權,建立更深刻的民主價值?

誰是「香港人」?願景是甚麼?如何達到願景?這三個問題回答好,我們才能在連選舉都被扭曲之後,依然有實力和希望抵抗中國天朝主義。

▋延伸閱讀
《香港革新論l》綱領: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香港革新論ll》導論:從世界思考香港前途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