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鄭泳舜鄧家彪拉隊支持泛民初選

 

 

星期日的泛民初選,參加者大力批評:投票時間太短、票站太少、地點不便、要交住址證明太煩⋯⋯諸如此類。在資源緊絀下,這些問題一早就可預視。如果不滿,應該在報名前先旨聲明,例如說:「不夠十個票站的話,便會退出。」現在趙家賢辛辛苦苦搭了舞台,又要給一眾主角們柴台,兼且輸了初選亦會賴主辦單位安排失當,也真教人十分沮喪。

最危險的是這個舞台,隨時可能會被建制派偷去:若果建制動員多輛旅遊巴送一車車的「合資格」選民去泛民初選的票站,主辦單位又準備好了沒有?

留意建制派不但不會說自己搞局,還可以名正言順地說這次動員的目的,並非支持泛民,而純粹是要為自己的支持者找一位worthy opponent:「因為XXX和YYY唔夠班!」

這一招對鄧家彪最著數:現時建制派三位蠢蠢欲動的戰將中,以他的氣勢相對最弱,一旦在把泛民搭的舞台偷過來,不同立場的媒體也肯定會報導,正是草船借箭的道理。

鄭泳舜甚至可以借此走中間路線,公開表示他送來的支持者「全部都支持姚松炎」——當然,入到去全部投給馮檢基,理論上也沒有人會知。

其實,真的應該聽羅健熙的建議,泛民與其搞初選,不如一早協調好如何退選。

 

專題:【立法會補選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