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爭議背後,就是醫療制度問題

攝:Manson Wong
題為編輯所擬

明明,不久前醫院逼爆,醫護人員做到死,病人等到呆,矛頭直指醫管局和政府。不夠疫苗,就有報道內地人來港打疫苗。然後,政府急停課,明明被人批評通知機制差,同時有謝安琪以一位媽媽及女兒的身份對朋友私下講述她對打疫苗的理解……

再然後

醫管局,政府醫療政策缺陷,學校急停課都無再追落去。筆峰一轉媒體全變成追打謝安琪對疫苗的資訊,變成打疫苗就是絕對真理和萬靈丹,停課機制變成研究下年到校打疫苗。是傳媒走得太快,還是有公關幕僚趁機可乗?要知道全城學生打疫苗,是一門非常龐大的生意,所以藥廠商都非常願意出錢証明藥苗(指任何疫苗)成效,務求spin到政府要全城必打。

已經不是討論疫苗成效問題,而是以(曾經)傳媒人身份,希望大家冷靜閱讀每宗新聞或事情的發生脈絡,只有這様,我們的生活及界觀不致被傳媒和有心人牽著走。

保持空氣流通,常做運動,足夠休息,健康飲食習慣,保持身心愉快,這堆阿媽係女人的道理,大家知而行不到。工時超長,壓力大,人口稠密,辦公室和集體運輸工具,商場連學校都依賴冷氣。學生天天上學補習做功課至深夜,同様無足夠休息。人怎能健康?

醫院年年逼爆,即根本人手不足。醫生負責醫人,卻連自己午餐也吃不到。他們做到死不只是因為今年流感特別厲害,因為本來已做到死。這是誰的問題?今日由何柏良口中講到是不打疫苗的人的錯?政府坐擁巨額儲備,起醫院好貴嗎?基建一擲千億也面不改容,規劃一所醫院比跨境基建更複雜?

結果,不提醫療政策失誤,不提城市結構性問題,把流感簡單推去打疫苗單一議題上,政府責任只變成訂不到疫苗的行政問題,多聰明的公關手段?

而且香港不像外國,有許多專業而有經驗的醫療beat記者本身對醫學有研究,他們跑醫療新聞時會有其限制。是傳媒工業的錯,對記者待遇太差。而我們城市富裕卻沒多少人願意付費看新聞。

問題從來是一環扣一環,沒有單一議題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