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釋法遊行案】最年長被告 周樹榮:公民抗命就係無畏無懼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反釋法遊行案九人被捕,案件早前進行審訊,但律政司早前修改控罪,案件未能按原定日期完成審訊。九名被告中最年長的是第五被告、66歲的周樹榮,他在反釋法遊行中被控「參與非法集結」罪。他接受獨媒訪問時認為,公民抗命是必須要付出:「我唔怕坐監,付出?其實我無做咩嘅,最多咪付出咗時間囉。」他矢言,自己所付出的遠遠不及其他抗爭者:「公民抗命係乜?公民抗命就係要無畏無懼,係爭取真普選。」旁邊的同案被告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和民陣召集人葉志衍在竪起姆指。

周樹榮家住大埔,每日上庭都要特地請假,早上七點多便出門到西九裁判法院,比同案一眾被告的年輕人都要早就到達。他表示自己是兩不:不擔心和不灰心。他從事製衣多年,九十年代初開始做物流工作,每週要六天上班。他表示工作較忙,參與遊行時都要看時間和舉辦團體。

媒體報導一直指他是人民力量成員,周樹榮澄清沒有加入任何政黨,「咩黨搞嘅遊行都去,只要關心的議題都去」:「嗰時菜園村反高鐵就無參加,唔了解嘛。要知道發生咩事同支持嘅團體搞先去,如果係傅振中搞咁點算?」

photo_2016-11-06_21-09-31 (2)

2016年11月6日晚的反釋法遊行(資料圖片)

但他不諱言,現在不會再參與民主黨的遊行。 說起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周樹榮表示從前很支持司徒華。1989年,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都是重要的一年,對周樹榮亦然,這是他的政治啟蒙。那年5月的百萬人上街遊行,周樹榮還歷歷在目,他覺得中共很不公平,「李鵬說過不秋後算帳,卻射殺學生」:「我真係傻,共產黨都信,果然唔止算帳,更直頭抄家。」

那時候,學生在地鐵站派傳單,周樹榮初時沒有留意,後來在維多利亞公園收到傳單,便參與遊行:「記得仲去咗中聯辦,嗰時中聯辦仲喺跑馬地。」六四上街,大概會以為他是大中華膠,但卻不然。周樹榮表示中國做得不好,講過的不算數,才會令更多香港人上街:「我唔會認我係中國人,我係香港人。成日叫人愛國,講真,自己國家,有邊個唔『想愛』?但就算人民愛國,國家愛人民嗎?」

自六四後,他開始更留意政治及時事。雨傘運動期間,周樹榮每日都去金鐘佔領區,他認為雨傘運動絕對不是失敗:「其實係成功。」他認為學生很愛香港,所付出的比成年人還多和辛苦,努力和勇敢守護這地方:「戴耀廷都打算三日就散 band,七十幾日成功咗啦。雖然無爭取到普選,但已經令到好多人覺醒。」

IMG_3028

「 煮到埋嚟就要食,抗爭就預咗今日,出得嚟抗命就有心理準備。」但周樹榮的太太反對他參與社會運動,他笑言老婆只是「師奶心態」:「黃伯九十幾歲都咁有心,每日嚟支持啦。」他對被捕不感到內疚,反而認為是應該的。

立法會近日正就西九高鐵一地兩檢進行條例草案審議,周樹榮坦言有很大的感受,斥香港連法治都割讓予內地。「一言九鼎?一地兩檢有目的好明顯,將來就割埋其他地方。唔洗三十年,一國兩制就名存實亡。」他認為,要和共產黨鬥是很困難的事,「一直都很難鬥,人地有刀有槍呀,但都要鬥」,民主派要用道理來鬥,呼籲更多群眾支持才有得鬥。

周樹榮笑言正在學上 Facebook,但覺得網上資訊泛濫,「人人都得把口,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 在現時的政治氣候下,抗爭者的成本大大提高,周樹榮表明會繼續參與社會運動及抗爭,但勇武和暴力就不會支持:「我明白人人都怕被捕,但承受得幾多就幾多。」

記者:麥馬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