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若只得中國人,就真係無陰功

一九二二至二三年間,愛恩斯坦遊中國日本期間,在日記中寫低對這兩個民族的印象。愛恩斯坦話中國人好似牛般勤力,但「齷齪(俗寫污糟)邋遢(俗寫辣撻),怐愗(俗寫吽哣)惛鈍…如果中國人取代煞所有其他民族,就真係無陰功,想下我等都覺得淒涼。」

愛恩斯坦特別對中國人的奴性感到詫異。「中國人即使飽受奴役,做牛做馬,都不見任何受苦意識。彷如受牧羊群的奇離(俗寫騎呢) 國度。」

愛恩斯坦又注意到中國人用餐時的小農DNA(陶傑語):「中國人食飯並非坐在凳上,而係蹲低,好似歐洲人在林中深處排洩。食飯時拘謹無聲,即使兒童都呆滯無神。」

西方不少白種男人迷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婦女,但愛恩斯坦明顯對中國女子毫不過電。其道:「中國男女個樣都相差無幾,難明中國女人有何攞命魅力,令男人情不自禁,要起勢繁殖。」

愛恩斯坦對日本人印象好得多,「日人樸素正直,引人入勝,靈魂純潔,世界少有。這個國家實在可敬可愛。」

愛恩斯坦旅遊日記The Travel Diaries of Albert Einstein今年首度面世,由加洲科技學院愛恩斯坦文件計劃助理主任羅臣群茲 (Ze’ev Rosenkranz) 編輯翻譯(原稿德文) 。

中文參考書目:柏楊(一九八四)醜陋的中國人。孫隆基(一九九六)未斷奶的民族。鍾祖康(二零零七)來生不做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