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與消失的檔案(之二)

一地兩檢條例》司法覆核,代表申請方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陳詞時指稱,若人大可隨時隨意釋法,法庭判決便會失去確定性和一致性,威脅香港法治。「常委會擁有全面而不受限制的解釋權,但應自我約束,否則會衝擊香港司法獨立,」此論述一直是法律界回應常委會釋法的主旋律,其本質是維護司法錯誤。

「一個國家實行兩種制度」,根據《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同《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常委會主動釋法其實對香港特別行政區並無約束力。李柱銘被西方傳媒封為「香港民主之父」,但從未引導社會對焦抗爭, 李柱銘犯有不作為之罪。

1999年6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應國務院提請,對《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條款和第二十四條(三)款作出解釋,推翻香港終審法院在《吳嘉玲案》的解釋。釋法決議表明,是根據《中國憲法》第六十七條第 ( 四 ) 項和《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 如果《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解釋權屬於常委會」的規定,是賦予常委會全面而不受限制的解釋權,常委會就不需引用《中國憲法》第六十七條的權力。

「解釋權屬於常委會」是制度申明,《中國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項賦予常委會的權力是「解釋法律」。常委會是依據《基本法》解釋權屬於常委會的制度性規定,引用《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項解釋法律的權力,對《基本法》的有關條文作出解釋,全國人大常委會從未將《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當作解釋法律的權力。

李國能在《劉港榕案》判詞第62段指稱:「常務委員會有權根據第158(1)條作出該項解釋,而該項解釋對香港特區法院具約束力。」 李國能的演繹是根據釋法的決議穿鑿附會閉門造車。認定「解釋權屬於常委會」,等於賦予常委會全面而不受限制的解釋權,李國能的確認極度粗製濫造,是個連狗都不如的低端法官。

《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訂明:「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基本法規定。」1990年4月4日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按照香港的具體情況制定的,是符合憲法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後實行的制度、政策和法律,以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為依據。」

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政策和法律,以基本法為依據。《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三款訂明:「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解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該條款時,應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解釋為準。」

「引用該條款時」,就是對該條款作出解釋時,香港法院對該條款作出解釋時,應以常委會的解釋為準。「應以常委會的解釋為準」,並不是規定香港終審法院直接引用常委會的解釋對案件作出判決。《基本法》第八條訂明香港的法律制度是普通法制度,法律只有司法解釋具約束力。終審法院以常委會的解釋為準,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對案件作出判決,是終審法院對條款的司法解釋對下級法院和對香港具約束力,而不是常委會的解釋具約束力。

「香港法院在引用該條款時應以常委會的解釋為準」。有關條款規定由終審法院請常委會作出解釋,條文其實是規定終審法院引用該條款時以常委會的解釋為準。香港的法律制度是普通法制度,「以常委會的解釋為準」,終審法院對條款作出的司法解釋就成為判例,對下級法院具約束力。

香港享有終審權,「應以常委會的解釋為準」,常委會的解釋不能直接規範終審法院的下級法院,否則香港就不能實現終審權。《基本法》是香港最高法律,條文如果寫成「終審法院引用該條款時應以常委會的解釋為準」,就會產生只規範終審法院的歧義。「香港法院在引用該條款時應以委員會的解釋為準」,有關規定符合普通法規則。

2016年的梁頌恆及游蕙禎宣誓案,原訟庭法官區慶祥在判詞指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行使《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賦予的權力,正式頒佈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含義的解釋。該解釋對香港所有的法庭均具有約束力,而法庭應落實該解釋 。」高院首席法官張舉能亦指釋法對香港法庭具有約束力。佢老母,香港低端法官何其多。

「一個國家實行兩種制度」,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三款,常委會對條款的解釋,對香港的司法行政立法都無直接的約束力。香港實行的制度政策和法律以基本法為依據,常委會引用《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項的權力解釋《基本法》,根本對香港無約束力。因此,99年的釋法決議規定:「本解釋公布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基本法》有關條款時,應以本解釋為準。」

常委會是以決議方式規定釋法對香港法院具約束力,常委會的決議違反《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違反《基本法》違反「一國兩制。常委會主動釋法,唔係威脅香港法治咁簡單。

大律師李柱銘《一地兩檢條例》司法覆核陳詞
終審法院《劉港榕案》判案書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