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雲蓋頂染校園

絳霄一片薄鋪天,怡人秋氣不如前。
紅磚仿被紅雲染,赤心不向赤子傳。

古漢語對紅色的雲有一個很美麗的名字叫「絳霄」,意思是仙女織成的錦帳。在天高氣爽的秋季,如果天氣好,比較容易在午後近黃昏的時候見到天上一片紅霞,很是美麗。一直都不敢肯定,這些就是古文中或騷人墨客常常描述到的「絳霄」嗎?應該是吧!

在北方,秋來時太陽照射的角度更低,那些紅雲的色彩就會顯得更濃烈,所以那裏的人叫這種景象叫「火燒雲」。我還是比較喜歡「絳霄」這個叫法,可以讓我想像到遠在上清的織女。

香港市區高樓密佈,就算在秋涼之後不時也會出現這樣的紅雲,也往往被摩天高樓遮蔽,很難看到紅霞滿天的那一種美麗景致。

回想在中文大學讀書時,其中一個最享受的時刻,就是在秋涼天的黃昏,躺在聯合書院圖書館對開那幅草坪上看天。那片草地不算大,但因為在山頂,旁邊又沒有高插雲霄的大廈,當一片紅霞出來時躺在那裏觀天,沒有人管你,自己也不需要理會別人,除了可以看到雲彩的飄動與變化,也彷彿感覺得到地球轉動的速度。那種感覺很特別,也很享受在校園那一種很自由的氣息。

昨天看到這一片絳霄,只是薄薄的,其實不覺特別美麗,但也懷疑是不是已經失去了欣賞這種美麗的能力。市中心的大學校園,當然不能跟以前中文大學的校園比較,這是地理環境使然,沒有什麼好比較的。

驀地間,我記了蘇東坡與其友人夜遊承天寺,見景興感,「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耳」。我當時就想,究竟在中大那邊,是不是仍然有同學躺在那片草坪上欣賞這片天?就是在市中心,敞大的校園,也總有可以讓我欣賞這片天的空間吧!

看來不一定有。可能是這片天正在縮小,也可能是讓我們看這片天的空間正在縮小。就是在校園,也是一樣。是少了空間?還是少了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