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為太子女被捕說起 —— 為何 38 位經濟學者不可靠?(十)

華為太子女在習特會面同日於加拿大被捕,中國力斥加國政府嚴重違反人權,要求立即放人。對備受中共打壓的香港人來說,聽到這則新聞,不由得有點心涼:中國政府幾時開始咁尊重人權啊?又做乜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咁明目張膽干預人地國家既內政呀?

貿易戰暫停,不代表美國收手。不少分析指,華府已改弦更張,視中國為對手而非伙伴,對中國的整治陸續有來。《人民日報》海外版也發表評論,指太子女被捕,顯示美國不會輕易終止大規模、無底線的對外貿易戰。以「貿易戰」來定性美國的針對手段,其實欠精準。以華為為例,其5G科技的實力被視為巨大威脅,人家可是站在國家安全的高度來出招,並非單純做生意賺蝕多少的問題。政治和經濟,並非香港主流經濟學者口中那樣截然二分。基於特朗普不按常理出手的作風,不難想象,由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與地位,以至充公中國領導層及其家屬存放於西方的資產,都會成為他用來打擊習總的選項。

這到底和「明日大嶼」的爭議有何關係?

過去多年,有份聯署撐人工島的王于漸和雷鼎鳴等經濟學者,周不時在各大媒體發表高見,通常都有意無意將經濟問題去政治化。譬如一四年九月二十四日信報文章《對民粹主義的憂慮》,王于漸如此概括香港的所謂成功之道:「作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香港一向奉行小政府、自由企業經濟、公民自由,以及法治『四大基本準則』,這亦使香港以經典自由主義的最後橋頭堡見稱於世,自由市場經濟學家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就曾經表示香港是他最喜愛的城市。」在他口中,社會各階層都深深認同「獅子山下『一定得』的資本主義式拼搏精神」,「這論說正是來自於機會均等、一視同仁的資本主義自由社會孕育而成的一種精神。」

但正如理大講師鄒崇銘今天在明報文章《香港作為先進資本主義模式》中質疑:「香港常吹噓是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系,但財團和產業壟斷程度卻極高,市場競爭和開放性欠奉,以至2014年《經濟學人》曾將香港評為『裙帶資本主義指數』(crony capitalism index)榜首,連普京統治的俄羅斯也望塵莫及。難得的是,本地傳媒對指數彷彿視而不見。」由政府、傳媒以至學界大老,最重視的由始至終都是經濟自由度指數,裙帶問題的嚴重性涉及道德判斷,非純經濟領域的事情,他們避而不談居多,甚至會指控這些是政客玩仇富或民粹主義的搞作。(佛利民認為企業的基本責任只有一個,就是將利潤或股東價值極大化。這個說法經常被其信徒抽空地引用,最能代表坊間慣於撇除政治和道德考慮的經濟主張。)

但假若「自由企業經濟」真的如王大教授所言那麼造福人群,為何連佛利民都稱許的獅子山精神,連經濟學者都奉若神明的無形之手—市場的自我調節功能—一直也無法解決香港的房屋、產業空洞化/單一化、貧畗懸殊等問題,令年輕一代對未來感到無望?會否「大巿場小政府」這種管治思想,反而是香港弄到此田地的一個重要成因呢?(請留意,批判自由市場經濟,不等於要走社會主義的大鑊飯路線,在強力干預和自由放任之間,尚有很多可能性)

經濟發展,作為管治階層的最高目標,加上高地價政策,往往以犧牲社會的長遠福祉和均衡發展為代價。只因過往樓價升完又升,不少人受惠於資產增值遊戲,掩蓋了全民替地產商打工的各種弊病。但世上沒有免費午餐,放任市場的結果,是對未來的透支,靠下一代償還。一味講經濟發展,但不講發展為了甚麼,為了誰,亦不會探討涓滴效應是否失效多時,結果,香港連續八年成為全球最難負擔樓價的地區,越來越多人因買不起樓或要捱貴租而苦不堪言。

但一提到租管或對熱錢設限,保護小業主和租客的權益,減低炒賣活動的禍害,王于漸等經濟學者,或深受其思想影響的官民就會出來大力反對,說巿場受干預,會損害經濟,嚇跑投資者(雷鼎鳴明明連香港被取消獨立關稅區也不覺得有大問題))。他們會強調樓價上升源於土地及房屋供應不足(是,這款與教條無異的理由沿用至今,極少甚至沒有提及過在甚麼情況下會失效),解決方法是增加供應而非實施任何辣招或管制措施,壓抑外來資金投機倒賣。但既然一般人都買不起樓,為何市場始終不能將樓價調節到他們可負擔的水平?(姚松炎在《香港樓價與資本流動的關係》中分析過,外來資本流入樓市會令樓價變得不能負擔)單單訴諸供應不足,不獨和很多巿民的生活經驗相違背(任正非及孟晚舟在港擁有22個單位,所有單位保守估計值三億元),亦不符合很多專家學者的分析結果。這方面討論,筆者在此系列其他文章中已談過,不贅。

38位學者撐「明日大嶼」的理由,同樣沒有將(足夠)政治因素加入考慮。鄒崇銘在上述文章中提出一個疑問:「這邊廂猛銷『明日大嶼』,塑造成香港下一代的希望;那邊廂高鐵和大橋開通,大灣區已近在咫尺,更有利於年輕人衝出香港——既然不再期望下一代留港建港,又何必力推『明日大嶼』倉卒上馬?」沒錯,假若中央要把香港逐步併入大灣區,土地的價值和使用情況將隨著新的地理發展形勢而大變,這正是地緣政治直接影響經濟效益的例子。同理,美國正考慮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或禁止高科技發明輸港,加上中共多番插手香港事務,令一國兩制越來越有名無實,香港對中美的戰略價值隨時大減。特區不再特的話,土地和樓房的投資價值到時將大不如前,但38位學者在向市民推銷人工島時,一味作最樂觀的估算,而沒有作各項重大風險的評估,這完全不符合一個負責任、具水平的學者的要求,叫市民如何信服你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