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奕瑾:人工智慧時代,藝術創作是創造一個張雨生、一個周杰倫

Photo Credit: 天下雜誌 吳宙棋攝

本篇來自天下雜誌,INSIDE 獲授權轉載。

走出台北市承德路這棟有點年紀的大樓電梯,從透明玻璃看進去,台灣人工實驗室辦公區燈火通明。門口對講機貼了一張紙條:說出要找的人的名字,門會自動打開。「真的嗎?」螢幕顯示器裡只能看到訪客探頭探腦的狐疑模樣。

這是台灣人工實驗室開發的AI 接待前台。2017年,杜奕瑾辭去微軟亞太區首席研發總監職位回台,帶領幾十位年輕工程師,在這處溫暖而明亮的地方,打造台灣的AI實驗基地。23年前,在高雄大林埔長大的杜奕瑾,用一台486電腦創辦了PTT,至今仍是台灣最大的BBS社群媒體,他也是台灣廣大鄉民的「創世神」。

杜奕瑾始終相信,當世界從硬體走到軟體再走到AI,有人才、有硬體、有多元文化、有言論思想自由的台灣,有絕佳機會定義未來的產業。他接受「未來城市@天下」邀請,擔任2018年第三季客座總編輯。他將和各領域專家進行線上對談,深度討論網路信任、智慧醫療和台灣產業未來。

日前,台灣人工實驗室開發的AI「雅婷」,在社創中心舉辦第一次鋼琴獨奏。「過去藝術創作,是創造一首詩、一首歌或一幅畫;在人工智慧時代,藝術創作是創造一個張雨生、一個周杰倫、一個畢卡索,」這是杜奕瑾對未來的想像。

這篇客座總編輯的話,是由杜奕瑾口述,AI「雅婷」整理。

全球的產業已經發生典範移轉:二十年前,硬體大軟體小;後來硬體、軟體平起平坐;到網路和手機時代,軟體主導一切。現在的趨勢是,軟體公司定義了體驗,之後再帶出相對應的硬體。創造新的價值的,是軟體。

在PC時代,台灣在硬體上賺了滿多錢,但到了手機網路時代,硬體代工的利潤越來越薄,因為,定義體驗、掌握用戶的人, device(裝置)他自己control(控制),體驗也是由他control,可以不斷跟供應商殺價,他掌握了定價的權力,例如蘋果。

也就是說,軟體可以定義未來的市場,誰先定義出來,誰就能掌握到價值鏈。最好的例證是,現在全世界前五大科技公司都是軟體公司。

但是,在人工智慧時代又會再出現一次典範移轉,人工智慧會主導軟體未來的發展。網路有了大數據、AI運算之後,這些軟體體驗要有intelligence(智能),不論人機介面或decision making(決策),AI都會為軟體帶來新的思路。

換句話說,AI會定義未來軟體的價值。我可以預期,未來科技產業會再做一次洗牌,誰掌握人工智慧,誰就掌握軟體的未來。

這也是為什麼不論是微軟(Microsoft)、臉書(Facebook)或谷歌(Google),都想把全世界人工智慧人才網羅到自己公司的原因。

對台灣來說,台灣在PC的時代捷足先登,但軟體產業在1998年之後錯過了網路,錯過了手機,錯過了這幾波產業典範移轉,但台灣有高品質的軟體人才,在全球五大軟體公司裡到處都可以看到我們的人。只是我們沒有把這些人聚集起來,做創新、創意的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