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台灣人喝酒特別會臉紅?來自古老部落的基因

你喝完酒也會臉紅?你台灣人喔?

為什麼喝完酒會臉紅?啊你就正在中毒啊!

肝臟是個偉大的解毒工廠,能將可疑的化學物質轉化或增加水溶性,最終變成較無毒且水溶性高的狀態,透過正常的生理機制──排尿,將這些化學物質排出體外[註1]。在三杯黃湯下肚後,俗名為酒精的乙醇就會啟動這個機制,讓肝臟細胞嗡嗡嗡地開工。

首先,酒精在肝臟裡會被代謝成毒性較高的乙醛,再接續代謝成毒性較低的乙酸,最後乙酸會被分解成二氧化碳跟水,分別由肺臟和腎臟排出體外。所謂的「酒精反應」是在喝酒後出現臉紅、頭暈、或想吐等症狀,正是由上述的中間產物──乙醛所引起的。乙醛具高度毒性,在體內會引起許多生理反應,包含血管擴張(臉部潮紅)、頭痛、噁心想吐等宿醉症狀,更可能增加罹癌機率2, 3

讓我們試著用工廠的生產線來解釋「酒精反應」,假想工廠的上游部門有效率地將喝下肚的酒精原料努力生產為「乙醛」,但如果負責將「乙醛」轉成「乙酸」的下游部門工作效率不佳,就會導致廠房內大量堆積「乙醛」。而這些乙醛累積到一定濃度會引發前述的生理反應,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喝酒後臉頰就容易紅通通的原因了1

酒精於體內代謝途徑,酒精脫氫酶(ADH):alcohol dehydrogenase;乙醛脫氫酶(ALDH):acetaldehyde dehydrogenase。圖片/wikimedia,途徑繪製/本文作者

誠如前述,科學家已發現肝臟負責將乙醛→乙酸的酵素為「乙醛脫氫酶」(ALDH; Acetaldehyde dehydrogenase),若這個酵素活性不佳(工作效率不佳),飲酒之後就會有明顯的的酒精反應,例如臉紅、頭暈、或想吐等症狀 [註2]。哪些人喝酒容易臉紅呢?

如果你是台灣人,那就蠻有可能的。

ALDH2基因突變者的飲酒前後變化。圖/參考文獻4

東亞人喝酒都容易臉紅,特別是台灣人

每個人都有兩套乙醛脫氫酶的基因(來自父親和母親各一套),然而因血源發展的關係,東亞人的乙醛脫氫酶多半帶有結構突變,這個突變結果導致解酒酵素的功能部分缺陷5,6。上述的基因突變幾乎不存在歐美白人中,但卻普遍存在於東亞民眾裡,例如:台灣、韓國、日本、新加坡和中國東南地區等。7據統計,韓國人帶有結構突變的乙醛脫氫酶基因比例約 28%,而台灣則有高達 45% 的人帶有這種容易臉紅的突變基因7 。(終於贏韓國了!

根據考古生物學,這基因最早可追溯到距今 2000~3000 年前,居住在中國東南部的百越(Pai-Yuei)部落5。該部落早於商周之前就存在,歷經春秋戰國、興盛建國等過程,最終在漢武帝時被消滅、融合,百越一詞從此消失於史書5

但他們的基因並沒有消失,反而從中國東南部展延,拓展到現今的東亞地區,甚至將近半數的台灣人都擁有史前百越部落的血緣。

各地民眾的乙醛脫氫酶基因裡,約有五種常見的結構突變。由圖可發現到,東亞民眾的乙醛脫氫酶基因和地球上其他區域的民眾略有不同。圖/ 參考文獻5

七分鐘測測看你是不是古代百越部落後裔

如果想簡單檢測自己是不是古老百越部落的後裔、又不想喝醉,該怎麼做呢?

試著將酒精棉片貼在皮膚上七分鐘後拿掉,等待約 8 分鐘後,若該區域皮膚呈現紅色4[註3],那麼你就可能帶有古老百越部落那個容易臉紅紅的基因喔!

使用酒精棉片貼七分鐘,移除後八分鐘所攝,左方:貼棉片前、右:貼棉片後(無加強對比)。本照片經受試者同意後刊出。圖/作者提供

若還有機會,下次我們來談談「容易臉紅 = 酒量不好?」這件事吧~

  • 本文共同作者為台東醫院檢驗科張昱維(Yu-Wei Chang),感謝其討論、推理與所有的協助。

註解

  • 註1:略有水溶性的物質可透過添加羧基(-COOH, carboxyl group)等官能基,提高水溶性,藉由尿液排出。但部分脂溶性很高的化學物質(如:戴奧辛),則可能無法被酵素代謝,難以透過此途徑被人體排出。
  • 註2:乙醇、乙醛、乙酸的代謝途徑和有關係的酵素眾多,事實上 ADH 又分為七個基因型(ADH1~ADH7)、ALDH也有十六個基因型。本文為了聚焦,僅討論 ALDH2 基因型(因 ALDH 的其他基因型,僅存在於特殊族群或效率較差,故暫不討論)
  • 註3:測試細節為使用 70% 的酒精棉片,貼於皮膚 7 分鐘後移除,經 10~15 分鐘後觀測皮膚是否變為紅色,詳見參考文獻4。根據其結果所述,以日本大學生為對象的測試,約九成有皮膚呈現紅色的受試者,其 ALDH2 基因帶有結構突變。

參考資料

  1. 韓誠一 (2005) 台灣漢族酒癮者以ALDH2對偶基型分組後於酒精效果預期、酒癮渴求與飲酒量之差異。成功大學行為醫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2. 喝酒會臉紅 罹癌風險高。奇美醫訊。第111期。2015
  3. 喝酒取暖?小心黃湯下肚,致癌又傷心,喝酒會臉紅的人,尤其要注意。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
  4. Philip J Brooks, Mary-Anne Enoch, David Goldman, Ting-Kai Li, Akira Yokoyama (2009) The Alcohol Flushing Response: An Unrecognized Risk Factor for Esophageal Cancer from Alcohol Consumption. PLoS Medicine.
  5. Huai-Rong Luo, Gui-Sheng Wu, Andrew J. Pakstis, Li Tong, Hiroki Oot, Kenneth K. Kidd, Ya-Ping Zhang (2009) Origin and dispersal of atypical aldehyde dehydrogenase ALDH2*487Lys. Gene. 435. p96-103
  6. Goedde HW, Agarwal DP, Fritze G, Meier-Tackmann D, Singh S, Beckmann G, Bhatia K, Chen LZ, Fang B, Lisker R, et al. (1992) Distribution of ADH2 and ALDH2 genotypes in different populations. Human Genetics. 88. p344-346
  7. Jeffrey S. Chang, Jenn-Ren Hsiao and Che-Hong Chen (2017) ALDH2 polymorphism and alcohol-related cancers in Asians: a public health perspective. Journal of Biomedical Science. 24.

泛科學院精選線上課程:科學思辨力

無論是自然環境或是社會體制,地球正在發生的改變難以預測是好是壞,但是我們可以確定,每個人都需要 科學思辨力 以迎接來得又快又猛的新時代🧠


泛科學院精選實體課程:兒童冬令營

報名泛科冬令營,幫孩子預約一個充滿科學和歡樂的寒假,從此愛上知識與學習!📚

The post 為什麼台灣人喝酒特別會臉紅?來自古老部落的基因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