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賢生平逸事幾則

原刊:澳門《訊報》
圖: 環球舊聞:世界老檔案頻道 Global Old News: The World ‘s Oldest Archives Channel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一日,正是獲葡萄牙及中國公認為澳門華人領袖,有「外交大臣」、「影子澳門總督」、「澳門王」之稱何賢誕辰一百一十周年。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也正是他逝世三十五周年。他在一九零八年十二月一日於大清帝國廣東番禺石樓鎮岳溪村出生,一九八三年十二月六日於香港伊利沙伯醫院去世,享年七十五歲。由於早前筆者忘於找尋最新人教澳門高中版中國歷史教科書問題,而未撰寫有關何賢文章。就補充此文,在各地不同公開文獻當中,找尋著何賢一些鮮為人知的事。

  早在何賢於一九五七年初參與全國政協第二屆第三次會議完結之後,參觀蘇杭名勝和地方建設,遲至四月四日才由廣州坐車回澳門。在臺灣《民聲日報》於一九五七年四月十五日竟有此報道,港澳名人何賢被共產黨勒索,時任中國大陸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強迫何賢購買五百萬公債。何賢苦苦請求減少;周恩來則其免為其難。由於中共對於在其接收管治中國大陸領土初期,所推行急進社會主義改造政策(土改、三反、五反等),還沒有大量歷史檔案解密公開,中共當局所編教科書也少有提及負面情況。加上當時臺灣媒體對中共報道多數是負面。以上事件應是「作古仔」居多。

不過可以證實的是,中國大陸曾經存在公債。按照中共《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一冊指,人民勝利折實公債在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四次會議通過,是「為支援人民解放戰爭,迅速統一全國,以利安定民生,走上恢復和發展經濟的軌道,決定於一九五零年度發行人民勝利折實公債。根據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四日《人民日報》刊印,第一期公債於一九五0年一月至三月間發行了一萬萬分。第二期公債因國家財經狀況已基本好轉,沒有發行。漳州新聞網刊登謝漢傑所寫《五十年代的國家經濟建設公債券見證當時經濟狀況》指一九五四年至一九五八年間,中國政府連續發行五次「國家經濟建設公債」。這個「國家經濟建設公債」應該就是臺灣《民聲日報》所指的公債。不過這些公債對當時中國大陸沒有太大經濟效益,這是由於同時進行大躍進運動過於冒進所影響。

何賢曾經在一九六六年與崔德祺、馬萬祺等人收到恐嚇信。澳門《市民日報》於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據報,這是崔德祺在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於澳門中華總商會會址舉行的「反迫害鬥爭大會」演說上透露的,不過後來沒有傷亡。這應該是由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國共兩派在澳門鬥爭最為激烈。可是何賢與崔德祺、馬萬祺等人收到恐嚇信的一個月後,澳門總督嘉樂庇草簽「澳門政府對澳門各界同胞代表所提抗議的答覆」以及「澳門政府接納和執行廣東省外事處處長提出的四項要求的文件」,其中答應關閉和驅逐親台人員和社團機構離開澳門。何賢的戰友馬萬祺,曾經為何賢作了一首詩,這首詩創作於一九七三年,曾在何修文所編著的《中外詩人詠澳門》當中記錄。詩的內容是這樣的:「笑傲江湖數十秋,真金烈火勉同儔。平生愛慕東風勁,管飽何如共一舟。」詩中以管鮑之交,去形容何賢和馬萬祺之間友誼。

值得提一提的是,許多地方都以何賢作為命名。何賢公園內的命名碑石所指,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澳門市政執行委員會為紀念何賢促進葡中社群友誼而議決命名的何賢公園,何賢公園當中的圖書館也以何賢命名。人民網指紫金山天文台於一九七八年十月二十九日發現小行星,國際小行星中心在一九九二年二月編為國際永久編號五零四五號,紫金山天文台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把小行星命名為「何賢星」,以表彰何賢對澳門社會及經濟發展作出貢獻。何賢紀念醫院指何賢在一九八三年捐資與政府共同興建該醫院,本部位於廣東番禺市橋清河東路。吳志良和楊允中編《澳門百科全書》(二零零五年修訂版,澳門基金會)指,位於澳門花地瑪堂區,連接關閘廣場及青洲大馬路,以何賢紳士大馬路命名。另外澳門中華總商會、澳門濠江中學、澳門教業中學設有何賢堂,澳門城市大學設有何賢中心。另外澳門教業中學新校舍更設有何賢半身雕像。可見何賢對澳門,甚至華人地方影響深遠。

另外題中有題,話中有話。何賢與崔德祺、馬萬祺等人曾經經歷的澳門「一二三」事件,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迎來五十二周年,筆者推出《澳門「一二.三」事件圖解暨歷史資料匯編》電子書第二版。對《澳門「一二.三」事件圖解暨歷史資料匯編》電子書進行修訂和增加資料。增加澳門「一二.三」事件重要文獻精選部份,內容包括有當時澳門民間和廣東外事處對澳葡政府要求文書、澳葡政府同「一二.三」事件有關各項政府文書、馬萬祺「一二.三」事件詩、美國中情局有關澳門「一二.三」事件公開資料。同時增加延伸閱讀的超鏈結,例如有紀念澳門「一二.三」事件五十周年座談會影片超鏈結、記者雨果平托撰寫的一份葡萄牙文錄音報告等。可在google搜尋「《澳門「一二.三」事件圖解暨歷史資料匯編》電子書第二版」,供大家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