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友詩是「低級紅高級黑」的完美示範

二月的時候,中共中央發布一份《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提出「低級紅、高級黑」問題。

有朋友問我,什麼是低級紅和高級黑?簡單來說,低級紅就是表忠吹捧中共但吹得核突低俗嘔心,高級黑比較複雜,那是指表面上歌頌你實際上是要你被人笑。

北京兩會期間,那個自稱「台灣女孩」的凌友詩,在人民大會堂上台發言,那副文革樣板嘴臉、高八度聲調,還有那肉麻得嘔心的歌頌中共和一國兩制的馬屁內容,她以台籍的身分拍一國兩制統一台灣的馬屁,但台灣人看了不可能不覺得惡俗嘔心,完美地示範了什麼是低級紅高級黑。

明明中共中央剛剛發了文件說不准搞低級紅高級黑,但兩會就捧一個這樣嘔心的低級紅凌友詩來高級黑兼替綠營拉票,那真的匪夷所思。

這個凌友詩可以上台高級黑中共,相信代表了習包子覺得這樣嘔心的東西也不算低級紅,他本身根本就是這種只愛文革樣板戲的小學大媽水平。

有了凌友詩這個benchmark,各位馬屁精可以放心繼續核突了,你們的主子本身就是一個低級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