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以後

糊里糊塗地經過兩個公開試,然後又讓我混水摸魚般進入了大專生涯,開展幾年的新聞及傳播課程。還記得,剛開始的那年過得比想像中苦悶,因為課堂上的內容和理論,大多都不感興趣。然而,隨住在班房聽課的時間增加,與同儕一起對社會時下的話題討論,漸漸喜歡了對時事話題背後的一些未知,進行查找和發掘。或許是主修新聞系緣故,修畢了課程後,我仍然傾耳注目於香港立法會議事廳的動態,無論是經常發生的「拉布」,還是最近兩派就審議《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的主席人選爭議,都使社會間意見紛紜,我想是時候反思,社會文明的定義,究竟是正面向開放或是崩壞? 互聯網的資訊快速傳播,知識則漸見膨脹。不過,越見文明的世界,我們所接收的資訊越變得混雜,當中內容難以分辦真偽,正好為自己所讀的內容多了一份探真的動力,相信亦是課程本身灌輸的價值。延續至今天畢業多年後,教懂我對於凡事都應該找一份驅使自己上進的動力,使過程倍感輕鬆。

放下全職學生身份,全身投入工作之後,周遭的改變不時有,但唯獨有一種特質在大部分人成功的人身上皆擁有,就是背負一個動力而拚命,箇中不但賺取人生的經驗,生活的滿足感都隨之而起。議事廳內負責議政的,不惜一切為自己選民的立場或者黨的理念而抗爭、辦紙媒的機構,在市場不斷委縮下,依然堅持印刷報章,使工作人員每天在地鐵站口派發予大眾閱讀…… 我不敢說他們的工作的動力,毫無私心但若然沒有求上進的動力,只顧安穩地原地踏步,今天只會被淘汰和取代,生活更覺枯燥。

朋友在新聞界打滾了好幾年,重覆的工作使生活欠缺新鮮感,驅使當年畢業後求上進的動力被淹沒,整個人都沒有了靈魂,一度起了離開工作崗位的念頭。終於,在機緣巧合下跟朋友學習結他,從認識第一個音符和第一組和弦掃法,驅使他的滿足感湧現,對生活亦重拾憧憬,延伸至工作崗位上,同樣希望追求崗位上的滿足感。於是,曾經對工作環境感到迷茫的他,經常主動教導初出茅廬的同事,其有效的領導才能,最近終為他獲得一個升職的機會,亦是一個叫他走下去的理由。

我想,任何一個身份的人如果對刻下的生活沒有了向上的動力,或者可以換來短暫安逸的生活,但別要忘記另一邊廂的他,為自己尋找到一個向上爬的動力,以專注的姿態完成一個又一個的工作,無論得到的回報多寡,都是值得自己學習改變心態的源動力。

即使過去有多不堪回首,眼前有什麼的阻礙,但得失的結果應該是始於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