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仍然係羅馬,香港呢?

啓德以前好熱鬧,飛機升降,顯得香港雖小但繁華。從未試過有如此唏噓嘅感覺,為香港感到失落同無助,非常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