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chinesische Regierung will Hongkong zerstören" 《中國政府想把香港摧毀》

內容: 

本原文為一《南德意志日報》訪問黃台仰的德文文章

黃台仰從香港逃到德國,以政治難民身份在德國得到聯邦政府的庇護。他說到,爲什麽逃犯條例會引起這麽大的抗議。

北京政府想透過逃犯條例,促使香港法律機關把通緝犯引渡到中國大陸受審。一條相關的法案現在在香港引起巨大的憂慮,於上週末約一百萬人上街抗議。黃台仰和李東昇成爲香港首批因政治理由於德國獲得難民庇護的香港人。就著這事件在香港出現很多討論。他們在香港被控告組織暴力示威。在這次南德意志日報的專訪中,黃台仰就著香港現況指控北京中央當局。

南德意志日報: 黃先生, 爲什麽你會於2017 年決定,在德國申請難民庇護?

黃: 德國一直都支持民主運動,亦都在過往接收在中國被壓迫的維吾爾族人。

你的家人或者是你在香港有否受到威脅?

在2016年二月我的母親在街頭被中國國安人員問到,我們要多少錢才會停止示威。當時我母親表明,我們不會給收買,而她亦不會向他們透露我的資料和行蹤。國安人員威脅,如果我再不停止,他們就會把我綁架到大陸。之後我們一直被他們跟蹤,監視和拍照。

你已經在德國一年半,但是你想在才公開你在德國得到難民庇護的事。爲什麽?

原因是在六月底回實行的送中條例。當這條例實施後,象徵著一國兩制的滅亡。 我們的民主運動將會被毀於一旦。我的任務就是把這議題帶到公衆中討論,令到議題得到公衆關注。

這條條例對你的事件有何影響?

如果我的家人和我聯絡,中國政府可以說,我的家人危害國家安全。北京只要說我是分離分子,那我的家人就可以被送到中國大陸。我相信我不用跟你們(德國人)解釋,中國的法律制度有多不公平。若果條例通過,我將不能再回來香港。

你在什麽時候察覺到中國政府在香港的干預?

我在2012年開始關心香港的情況。從那時起政府開始從學校課程入手,教導我們的下一代共產黨的管治比民主制度好。多我來説,北京當局的干預顯然而見。

你現在25歲,你的同伴李東昇27歲。爲什麽這麽多年輕人反對香港的政治體制?

香港已經今時不同往日。在社會各方面情況都開始惡化。這個城市已經失去了她本來的特色,亦因爲這樣我對於中國大陸的觀感很差。老一輩人不會參與社會運動,因爲他們大多數都有罪疚感。

此話可解?

我們父母的那一輩人感到罪疚,因爲他們在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事件中沒有幫助過在北京支持民主運動的人。如果那次運動成功了,將可改善香港的情況。同時亦都有很多人依然相信,中國會有民主化的一天。

你們的組織《本土民主前綫》比其他大部分的民主派組織都為激進。你們不但提倡自決,更加不斷提出香港獨立。對於北京當局來説是超越了他們的底綫。

當初我們主張分離。中國永遠都不會給香港民主。相反:中國政府的目的是摧毀香港。我們現在要做的是,阻止情況進一步惡化。

很多民主派人士批評你們為民族主義分子。

我們經常被批評為民族主義分子甚至是種族主義分子,但是這些指控是不正確的。我的父母從中國大陸移民來香港,現在我也有親人在大陸。我們期望的是,所有移民來香港的人士都能融入我們的社會。香港的價值在於自由、民主和法治。當我們對抗這個獨裁的政權的時候,理所當然地我們就是要保護我們的文化和價值。

在魚蛋革命時候,你們與警察發生衝突。你被指控暴亂。

這些指控是不正確的。警察利用胡椒噴霧攻擊示威者,並且向我們作出挑釁。我們不希望情況惡化,我們亦沒有預計過警察會使用武力。當我第一次因被胡椒噴霧攻擊而暈倒,清醒過後警方已經向天開槍。在之後有示威者使用木製盾牌,目的都是保護自己。

你在《紐約時報》中將自己與西藏流亡領袖達賴喇嘛比較。這會不會有點誇張?

西藏被中共壓迫,類似的亦會在香港上演,不過不是軍事上的壓迫,而是文化經濟上。我相信,各個地區的人都應該團結起來。例如與台灣之間的交流。單單靠香港的力量是不足夠的。

原文:《南德意志日報》Süddeutsche Zeitung
www.sueddeutsche.de/politik/china-hongkong-ray-wong-1.4480214?fbclid=IwA…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