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界接力絕食抗議反送中 楊雪盈、黎明冀引起更多港人關注

內容: 

(左起)楊雪盈、何式凝、黎明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早上恢復二讀審議《逃犯條例》修訂,文化界約十人凌晨在金鐘政府總部外進行絕食抗議。他們計劃絕食103小時,寓意103萬上街反送中,促請當局立即撤回修訂。在金鐘政府總部的天橋上,三名參與絕食的女將接受獨媒訪問時均表示,希望能令更港人關注事件,及參與民陣接下來的行動。

香港文化監察主席、灣仔區議員楊雪盈表示,日前在思考能為修例做些甚麼事情時,看到朋友欲發起絕食行動,便決定加入。

_DSC9324-2

楊雪盈指出,每個人能承擔的絕食時間有所不同,所以才選擇接力絕食。她指出,今晚是關鍵的一晚,加上入夜後金鐘一帶氣氛較緊張,曾一度要重新考慮是否在金鐘進行,「可以做得幾多得幾多」。

今次是楊雪盈首次參與絕食行動,她提到,《逃犯條例》的修訂,對港人來說已是無可退讓的紅線,指修例將會令香港人的生活不再如常,必須堅持下去令政府撤回草案,「或者堅持到我們堅持不到下去吧。」

文化界早前曾發信,要求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立法會議員馬逢國在修訂上諮詢業界意見,並投下反對票,但對方一直無視。楊雪盈批評馬逢國偏聽,建議「馬逢國應該落嚟行個圈,聽下(文化界)真正聲音」。

參與絕食的還有教育大學學系講師黎明,她不諱言除了絕食,已想不到有其他事情可做。黎明形容,修例一旦通過後,便如同謀殺香港的人權、自由和法治,呼籲港人必須關注。她希望,透過絕食能夠把修訂後的情況逞現,「嗯,日常可能不太感受得到,這座城市生命的流失。」

同根社在6月9日的遊行中,強調「抗爭不拒新移民,民主路上並肩行」。2008年從上海來港的黎明亦有參與,她提到,內地維權人士、外號「南方傻瓜」甄江華的故事令她有很深感受,指在甄江華身上能感受到改變社會的代價,及內地青年面對的無力感。

「中國抗爭者還未讓媒體看到,已被抓,甚或是從此不見天日,但香港的抗爭者卻至少還有被媒體知道的機會。」

_DSC9326-2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教授何式凝則自言,對今次的絕食行動沒有太大信心,但仍然希望嘗試。何式凝多年前曾參與過饑饉三十,但社會運動的絕食則是首次。

何式凝透露,看到6月9日遊行後的衝擊立法會行動,感到很難受。她在翌日早上,看到詩人廖偉棠在社交網絡的帖子後,便覺得要做一些事情,包括發起絕食。

「(逃犯條例)通過了後,香港都不會再有正常日子,那就要用一個方式表達嚴重性和憂慮。」談到接力絕食,何式凝認為,絕食是集體挑戰意志和體能的事情,並能夠從中學習不同人的想法和差異,「絕食不一定要去死,但103小時就103小時。」

今次修例令港人自危,憂慮會遭送中。在雨傘運動後,何式凝已沒有返過內地。在雨傘運動前,她常常到內地講課,嘆道有可能因為課堂上的一句話而遭入罪,「(逃犯條例)通過咗,會唔知道因為咩事、唔知道幾時就被引渡返去。」

何式凝又提到,自己的學術研究範圍包括社會運動,所以很容易便抵觸紅線,「講到底,都係對大陸司法制度無信心。」她批評林鄭月娥政府出賣港人利益,並只為中共負責,「嗰晚年輕人被人打,真係好痛心。」

_DSC9328

記者:麥馬高、周頌謙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