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立法會外那些年輕人

內容: 
自由標籤: 

這些年來,當我想到要寫下些什麼,提筆之後一般都不會有很大的困難。但這個晚上,很多東西想記下來,想表述,但卻是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說起。

學期已經結束,本來這段時間,所謂 「罷工」對我沒有什麼意義,所以我都沒有說過要響應罷工。一如往常,早上回到辦公室,簡單回了幾個電郵,就離開紅磡往灣仔,出席NowTV的那個節目。當時想像,節目之後也可以去立法會外看看才回理大。但8:15左右,隧巴剛過了海不久便動彈不得,才知道金鐘一帶已經被佔領,跟着收到電視台的電話,電視節目會取消。所以就逕直去了立法會外,因緣際會地響應罷工了。一切來得比想像中都快。但心中的懷疑與憂慮也同時汎起,這些在今早的貼文中已經講了,不重覆!

一整天下來的事情很多人都已經發佈了,我也不重複了,也不想長篇大論,只想簡單講幾點。想講講那些年輕人。

今天絕大部份示威者都是年輕人,當我下午聽到警務處長說他們是「暴徒」的時候,真的感到很憤怒。你如果在現場見過他們,看過他們當時的神情與行為,你怎樣也不能接受他們是「暴徒」這個說法。

可能某些警務人員更像是暴徒。至於政府,包括林鄭月娥、警務處長,也包括那些姓劉的教授,其心態與作為的粗暴,雖然可能是無形的,但卻遠比今天我所見的那些年輕人更具破壞力及摧毁性。他們這些人都有愧於今天走出來的年輕人及其他人士,也有愧於香港社會,更有愧於歷史。

我不會形容他們是「孩子」,他們已經不再是孩子了。他們都是充滿青春力量,要為自己開拓一個未來,也應該是社會未來寄託所在的年輕人。絕大部份都只是20歲開頭左右的年輕人。男的、女的,都很多。我由演藝道那邊一直穿過去,去到金鐘一帶,進入過統一中心,也上過連接政府總部、立法會、中信大廈、鄰近商場、及太古廣場的天橋看過。也跟他們部份交談過,都是一般的年輕人,不激動,不張狂。你會知道他們不是準備去吃催淚煙,也應該沒有想像過會吃子彈。他們只是想去湊個數,從而表達他們作為一個整體的不滿,也要表達一個與絕大部份香港人一樣的訴求。他們或坐着或立着,或是在留意四周在觀察,神情並不繃緊,甚至是與朋友談天,有說有笑。有一些表情從容得就像進來過節。當然他們有些人都有準備,都有毛巾、都有口罩、都有雨傘。但當有人呼籲要為站在最前線的提供物資的時候,他們很多都並不吝嗇,就把自己的口罩、膠袋、帽子、甚至雨傘,從天橋上就拋下路面,為站在最前面的提供更好的防御。多可愛的年輕人!

到四點多鐘之後,警方已經放了一輪催淚煙,把佔領政府總部及立法會外,以致夏愨道的人群驅散至統一中心及金鐘廊那邊,去到近多層停車場對面的馬路。據說之前有部份較為勇武的意圖衝入立法會示威區,警方就利用這個機會,指他們衝擊警方防線及襲擊警員,說他們是「暴徒」,從而開始了警方應該早就盤算了的驅散方案。但大約四點多鐘開始,我由金鐘廊的西邊出口一直去到東邊接近通往政府總部那邊的出口,我又曾經下到路面看過,其實大部份都是很和平的站在那裏,只是隨着警方的攻勢來遊移,當然也有很多粗口,但警方就是不斷向人群放催淚煙。有部份人也真的按奈不住,把膠水樽及拾起來的雜物向警方拋襲。我來來回回看了很多遍,沒有見到警隊一哥所說的什麼長矛之類的攻擊性武器,連磚頭都未見過,最硬淨的可能只是頭盔。我在網上也看不到有人顯示過類似的圖片。這不是砌生豬肉還是什麼?而且一直到傍晚六點,警隊都在發放類似的說法。但實際上四點多鐘之後我一直都未有見過有衝擊的場面。我不敢說自己全知,我只是把我看見的在這裏寫出來,作為一個見證的角度。

有不少年輕人在金鐘一帶遊移,有人開始回家。我在地鐵站見到他們雖然有不少面帶疲累,但你不會覺得他們有很強烈的怒氣與敵意,如果不知道那裡有過示威活動,你可能根本不知道他們剛涉及一個如此對抗性的政治動員。

他們大部份都是很善良的年輕人。我原本沒有準備今天的事。過程中他們給我口罩,給我眼罩,給我水。當要隨着警方的催淚煙遊移的時候。有幾個都是不認識的擋在我前面,保護我這個一把年紀的人,又教我在那個位置才不會被催淚煙影響得太嚴重。

我傍晚六點多要離開金鐘往旺角教協開會。走的時候,大部份人已經被驅散至金鐘廊樓下那個巴士總站一帶,部份還在天橋底與在對面列陣擴大禁區範圍的警察喊話,叫他們有良知。有不少則留在地鐵站內觀望。

也有很多人去了對面太古廣場前面一帶,那是警方仍未收復的地區。不過以警方的精良武備,我知道政府遲早都會把那些還有示威者聚集的地方收復過來的。我知道很快那一帶便變相戎嚴,好讓那些奴隸派議員協助政府速戰速決,通過有關《逃犯條例》的修訂。

武力越來越強大,越來越似暴徒,配合着有暴政撐腰的特區政府,要收復金鐘一帶的佔領區不會有多大的困難。

不過,我也很肯定,經過了這一次,政府將難以收復年輕人的心。這一次事件將會是這一批正在為開拓自己未來努力,要爭取一個更合理制度的社會接棒人長期難以忘懷的經歷。政府竟然向這一批對自己的未來有盼望、願意作出努力的年輕人放催淚彈、開槍、揮警棍,還標籤他們是「暴徒」。這事件做成的裂痕,所形成對政府的不信任,甚至是對建制的敵意,將會長期存在。這個政府可以如何管治下去?

我盼望今天參與過這一次活動的所有人平安,希望受傷的可以盡早康復。我特別希望所有年輕人不要因為這件事而氣餒。未來始終是屬於你們的。林鄭月娥這類人,及所有那些奴隸派人物只屬於過去,只屬於一個他們要永遠膜拜的主子。他們頂多只能是一個極權政府的代理人及走狗,他們不屬於香港社會。年輕人才是未來的主人翁。繼續努力,不要放棄,不要氣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