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議員大罷工,是否有心拖延?

香港是法治社會,一切必須以《基本法》和香港法律為依歸。社會上有少數反對草案的人士在立法會附近引起暴亂,或者會令立法會議員擔心會議能否順利進行。但香港不是有警察嗎?以我愚見,在有警察維持治安的法治社會裡,議員若果因少數人發起暴力對抗而抛下被國家、被特區政府委托的重任,難免會令人感覺不太擔當。難道是對香港法治基楚的信心不足嗎?政府施政遇到困難,難道要袖手旁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