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寵物貂怪怪的?這時候就交給獸醫吧——《獸醫超日常》

「寵物貂,牠們是世界上最可愛、最高貴的心肝小寶貝了。」

──英國作家D.H.勞倫斯(D. H. Lawrence)

「我剛剛幫你排了一個急診病患。」海柔把頭探進我的診間,說道:「是一隻貂。顯然牠的行為很反常,飼主很擔心,所以要直接帶牠過來。」

「好,謝謝。」我一邊回覆海柔,一邊趁看診之間的空檔擦拭診療檯。在門診表中臨時安插急診是常有的事,約診和急診都是這份工作的一部分。如果你的約診滿檔,那就優先處理急診病患。動物醫院沒有急診室,所以有時其他客戶非等不可,但看在將心比心的份上,多數人都能理解,如果是自家的動物,他們也會希望獸醫優先處理。就這個急診案件而言,那天的時機很剛好。

恰巧的時機

看完下一位病患之後,我有半小時的空檔,所以後續可望按照進度,不致延後太久。想到這裡,我暫且把急診之事拋諸腦後,走出診間到候診室去。

「山姆.懷特?」我喊下一位病患的名字。候診室裡唯一的動物是一隻活潑好動、興奮莫名的巧克力色拉布拉多,身形稍嫌圓潤,身旁伴著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和一名年約六歲的男孩。男子身穿襯衫、牛仔褲和羽絨外套,男孩穿得就像迷你版的他爸爸。

巧克力色拉布拉多。圖/pexels

「來吧,傑克,輪到懷特打針了,打完針牠才不會生病。」

「我可以牽牠嗎? 爹地?」傑克央求父親讓他牽山姆的牽繩。

「還是我來牽山姆,你來牽我吧。」他爸爸提議道。

我們都進診間之後,我問:「所以,山姆要打預防針和做例行檢查,對嗎?」

「對,沒錯。」懷特先生回覆道。

「好。所以,牠最近怎麼樣? 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狀況讓你擔心?」

「不盡然。整體來講,牠都很好。我們想幫牠減肥,但有人硬是要跟牠分享自己的晚餐!」

我聽了很同情。這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類似的情況了。再看看傑克,他抱住山姆的脖子,大聲地對牠講悄悄話道:「沒事,山姆,醫生幫你打針,你就不會生病了。」我看得出來他倆感情很好。

我拿起聽診器,彎身向山姆自我介紹,接著就開始檢查。山姆的反應很激動,牠熱情地狂搖尾巴,撲上來猛舔我的臉。看到這一幕,傑克立刻失控大笑。我心想:山姆舔我是很有趣,但也沒那麼有趣吧。傑克卻狂笑不止,笑到最後冒出一句:「山姆才剛舔過牠的雞雞,接著就舔你的臉!」

「山姆才剛舔過牠的雞雞,接著就舔你的臉!」圖/maxpixel

這不是我第一次被剛清理過自己的狗舔臉了,但被一個觀察敏銳又直言不諱的小鬼指出來則是第一次。

「傑克,好了。」他父親試圖制止他,可惜並不成功。

傑克反射動作地摀住嘴以示禮貌,但他發現爹地也覺得很有趣,知道自己沒有真的惹上麻煩,便又繼續開懷大笑。

「我為我兒子道歉。」父親說。

「沒關係,別擔心,我覺得很⋯⋯ 很有趣。」我回道。

接下來的看診都很平淡,但他們離開之後,孩子的話在我耳邊繚繞不去,於是我特地去洗了把臉。正當我在把臉擦乾的時候,我聽到門鈴聲響起,表示生病的寵物貂到了。

主角登場

我聽到他們在櫃檯,接著一對年輕男女就旋風也似地衝進我的診間,女的抓著懷裡的一團毛巾,看來貂就包在毛巾裡。

「拜託,醫生,你一定要救救牠,拜託,福萊迪的狀況很不對,我覺得牠可能快死了。」
她把那團毛巾放在診療檯上。

他們就這麼突然地闖了進來,令我措手不及。我花了點時間恢復鎮定,接著小心翼翼打開毛巾,裡面露出一隻軟趴趴的黑色公貂。受到驚擾的牠不由得抽動了一下,接著抬頭想要站起來。

受到驚擾的貂不由得抽動了一下,接著抬頭想要站起來。圖/pxhere

一站起來,牠的頭就輕輕地左搖右晃,完全不受控制。一試著往前走,牠的身體就失去平衡,面朝毛巾倒了下去。牠毅然決然又試了一次,結果還是一樣,接著牠又試了第三次,看了讓人心裡很難過。

「牠這樣多久了?」我問。我對貂還算了解,但從沒見過這種情況。這對男女對望一眼,接著男的回答了。

「牠今天早上還很好,我們剛剛才發現牠這個樣子。」他看看他的女伴,尋求她的認可。

「是啊,剛剛發現的。」她連忙說。他們的行為很詭異,我想不透是怎麼回事。「牠不會有事吧? 拜託你盡力救牠,牠是我們的心肝寶貝。」

「我不太確定。我從沒看過貂這副模樣。」我絞盡腦汁苦想,琢磨著眼前的景象。「很怪,非常怪,這麼突然的急性發作⋯⋯可能牠吃了什麼有毒的東西?」話一出口,我突然覺得有點眉目了。「牠住在籠子裡嗎? 還是你們讓牠在家自由活動?」

他們的行為很詭異,我想不透是怎麼回事。圖/pixabay

他們又互看彼此,接著男的回答道:「對,牠有一個籠子。晚上睡覺或我們不在家的時候,牠就關在籠子裡。但我們如果在家,牠就可以自由活動。牠很親人,所以通常都和我們待在同一個房間,也因如此,我們通常都知道牠的情況。」這一連串回話他似乎說得很溜,而且這次他沒尋求女伴的認可。他們對我有所隱瞞。我很確定。但他們的祕密是什麼?

被隱藏的真相

「所以,你們今天把牠放出來了嗎? 有沒有看到牠吃任何不該吃的東西?」我問。

「呃⋯⋯ 這個嘛⋯⋯」他似乎難以啟齒。

「牠不會有事吧?」她插嘴道。

我心想:沒錯,這當中肯定有什麼蹊蹺。福萊迪的症狀很符合食物中毒,但牠到底吃了什麼? 巧克力是一個可能,但吃了巧克力不會這麼昏昏沉沉的。葡萄會導致急性腎衰竭,但這樣牠會嘔吐,而非昏沉。更何況,如果是諸如此類的食物,他倆幹嘛這樣神神祕祕的? 到底是什麼?牠看起來幾乎像是喝醉了。我得再多刺探一些才行。

我得再多刺探一些才行。圖/wikimedia

「坦白說,我真的不確定。如果知道牠吃了什麼,那我會比較曉得怎麼處置。你們想得出來有可能是什麼嗎?」

「呃⋯⋯ 這個嘛⋯⋯」他又來了。

「史提夫,你得坦白告訴他。就跟他說吧,他非知道不可。萬一福萊迪有什麼三長兩短,一切都是你的錯!」她吼道。

關鍵的背包

「唔,嗯,牠吃了什麼⋯⋯ 好⋯⋯」他終於從實招來:「我去找我朋友打電玩,呃,嗯,那個⋯⋯ 我帶福萊迪一起去,因為潔絲出門了嘛,我不想留牠自己一個在家。總而言之,我們在玩《決勝時刻》,我朋友的背包就丟在地上,福萊迪跑進他的背包裡⋯⋯」

關鍵就在那個包包。圖/pxhere

「牠吃了大麻。」潔絲衝口而出,說完又轉向史提夫,發射了一串連珠炮:「我不敢相信你就把裝了大麻的背包丟在地上,和麥克玩什麼鬼電玩。牠一定會跑進去的啊! 你這個白痴!」

「潔絲!」史提夫打斷她,深怕她洩露太多祕密。「那是我朋友的大麻,好嗎?」他堅決撇清道。說完,他又看看潔絲,尋求她的支援。「我根本不知道他的背包裡有大麻,對吧?」

「我不在乎。我再也不要包庇你了。你讓牠吃你的大麻。你是白痴。你是世紀大白痴! 爛咖,你不管惹上什麼麻煩都是你活該。我不知道我看上你什麼了。萬一福萊迪死了,我不敢保證我會做出什麼事。」

——本文摘自《獸醫超日常:犰狳、鬃狼,有時還有綠鬣蜥,《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特聘獸醫顧問的跨洲診療紀實》,2019 年 5 月,麥田出版

2019 泛科夏令營

今年暑假還沒想好要做什麼嗎? 打破各個科目界線,藝術串科學、數學串理財、程式邏輯搭上動力機械,不再只有單一的學習,讓喜歡的科目更專精,拉起興趣缺缺的科目。

科學不只是課本上的學習,當變成生活中的習慣,一切都不用再背誦學習,而是主動出擊。

詳細課程資訊這裡走:http://bit.ly/2Mcg5Uy

泛.生活:大人放暑假

小時候等著放暑假,長大只能期待颱風假……
工作太苦悶,除了滑手機看電視劇,泛科學院為重視新知的你,精選結合知識與生活的實體及線上課程。推出「泛.生活」新館別,收納所有新奇好玩的生活知識課程,用知識調劑身心,建立新的 泛.生活 Style!

The post 我的寵物貂怪怪的?這時候就交給獸醫吧——《獸醫超日常》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