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我真的沒有懼怕

內容: 
自由標籤: 

攝影:船

中午12時至3時,有過短暫當年雨傘佔領般的時光,大家在草地上野餐丶和朋友談天。到了下午3時,在中信附近的救傷站 stand by,收到零星消息指添華道出胡椒。不久,前線開始需要物資,也一直有傷者到來。

曾急救一個前缐中兩棍+全身中椒睇唔到野既靚仔,安慰佢:「你而家安全。」

他很激動地說:「我要出番去,前面好廢」另外一個,衣服有血跡,我問:「邊到流血?」他:「無事。」

轉頭又出去。救傷隊員忙得有點亂,所以協助他們,就這樣用鹽水,洗了十多個人的眼睛,又安慰了些傷者,協助了幾個男此脫去焯熱的衣服丶口罩丶眼罩等,忙得很。

突然,彭的一聲,是催涙彈,我沒有即時離開,為免人踩人,看著人流。約幾秒,我眼睛也被煙得很痛,每口呼吸也很困難,雙手發滾……大約幾分鐘,捱過去就可以。過多幾分鐘,又一個近距離的,較之前辛苦,大家閉著眼走出去,很怕有人跌倒。接著又爆,又走,又幫人洗眼,如是者……就是這樣。最後,逗留至再沒有體力,也要離開了……

這一天我真的沒有懼怕,也沒有流眼涙只有對極權政府和帶著報復、仇恨心的「人民公僕」感到很憤慨!

最後,我能夠有朋友一起出身入死,已很幸福了。我們也合作無間,關係比率年前更好,也更成熟 也感謝所有在我們身後擔心丶記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