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謊言的最佳武器: 不是暴力,乃是真相 (一) ——回應 612

內容: 
自由標籤: 

HBO神劇Chernobyl首尾呼應的主題: 「謊言的代價」“What is the cost of lies?”

編劇刻意突出謊言可以令核電廠爆炸; 謊言也令前蘇聯解體。

如何應對謊言? 主角首席科學家Valery Legasov就是拼死的說出真相。權力使人腐化,絶對的權力使人絶對的腐化。謊言建立的極權,如同城堡建在沙土上。它愈是擴張,就愈易崩壞。

對抗謊言是真理。同理,對抗惡法,我們要說出真相。我們不需,也不能硬碰堅城,只須對付其沙土的謊言。

因此,我們要說出真相: 昔日「煸惑」雨傘運動的是831政委決定; 今日是林鄭不聽香港大律師公會,不聽百萬市民上街的主流民意,她一而再再而三地選擇性聆聽。She is hearing, not speaking; saying, not speaking. (quoted from Sound of Silence)

我們要高呼真相: 警察和遊行請願市民不是對立的,始作俑者是一意孤行的林鄭。萬惡林為首!

我們要說出真相: 警察脫下制服也是普通市民;示威者脫下口罩手襪也是普通市民。本是香港人,相煎何太急? 其實,可能在公園跑步遇過你,在街市再見你,在課室教你的子女,我的子女也可能入紀律部隊。

真相是: 天朝喜歡階級鬥爭。若警察和市民完全對立,漁人得利只有當權者,包括磨拳擦掌想捲土重來的689。政總警察、街上市民對侍著VS解放軍總部嘆著冷氣看你班港豬自相殘殺,海岸居乎?!

我們要高呼,真相是: 64和612竟有類同地方。64時解放軍成功鏟入天安門 (Gate of Heavenly Peace) 後不住廣播:「這是反革命暴亂,我們被暴徒攻擊,暴徒縱火燒車,暴徒設置路障…」先定性你(反革命)暴亂,然後就可以為所欲為? 如沒有外媒和開放網絡,警察可能會更肆無忌憚。昔日用外省兵,不用北京子弟兵; 今天何嘗不是故技重施? 雨傘時政總出現背部有編碼的黑衣人; 今有看不到編碼的速龍。(傳言有說普誦話和亂殺入商場的),萬惡林為首的政府如何教人信服?

我們要說出真相: 警方用的不是最底武力,國際人權組織已不斷讉責。學堂沒教的,警員要自學。你不是只聽命令,不顧人命的獵犬,不是毫無理性感性的國家機器; 你理應是懂得分輕重是非的香港人。示威者的石器時代武器是殺人武器,還是布袋彈、散彈槍、直射催淚彈是殺人武器? 若認為前者是殺人武器,那和示威者相交換位置和武器看看,你會明白「你有服從命令的義務,也有不瞄準的選擇。」

真相是: 不要只信自己雙眼,也透過其他人的眼; 我們慣了用示威者視角,你有上前線試試警察視覺嗎? 不要只信CCTVB,看看NOW、BBC…

警察不要只跟長官意志; 一些示威者不要只情緒發洩不斷問候差人老母。停一停,惗一惗,你會明白萬惡林為首,相煎何太急?

* 圖攝影師 Marc Riboud – Magnum Photo
其他備註資料:
https://www.hongkongfp.com/2019/05/30/video-canadian-journalist-shares-n…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