籲請教育局接受教育界專業監察,履行局方改善教育政策職責,停止影響前線專業工作質素

內容: 
自由標籤: 

攝影:顏寧

近日社會廣泛反對引渡條例修訂,教育局在6月12日呼籲「學生以自身安全為重,必須遠離危險地方,尤其是金鐘政府總部及立法會大樓一帶」,根據這兩天情況,其呼籲顯然未能說服學生。既然部分學生甚至放棄考試分數仍選擇和平集會,教育局在新聞稿中亦指「教育局尊重市民包括教師和學生,透過和平、合法的方式就社會議題表達意見」,當教育部門在政治事件上特別關注教師是否履行職責,教育局的角色及職責又應是什麼?

自6月12日以來,有教師冒著遭警方無理暴力對待的風險到集會現場看顧的學生,履行其關顧學生身心發展的角色(馮家強所指的「執仔」),教育局長卻在6月13日向校長及校監再發出題為「緊守崗位、守護學生」的信函(並附保安局主理的修訂《逃犯條例》小冊子),要求校方「管理」、「監察」教育工作者,指「教師在任何情況下均須履行職責」,令人擔憂局方意在威脅,日後追究這幾天缺席和未能執行校內職務的教師,加大前線教師協助集會學生的壓力和難度──即使他們其實正正是在緊守其專業崗位、守護學生。假如教育部門的官員沒有足夠的專業知識能力自行在集會中為青少年提供這些教育和照顧,期望官員至少要負起有效地支援學校守護所有學生的責任,而非阻礙教師根據專業判斷的應變。

現任政府上場後,官員多次提及在教育範疇堅持「專業領航」,令人遺憾的是,在須交給前線教師作專業決定的事上,教育官員以這些「管理」、「監察」橫加障礙,影響教師守護學生;另一方面,在大眾期望教育局肩負其職責時卻一味躲在「校本」背後,任由錯誤政策惡果蔓延。後者如廣為人知小三BCA(TSA)政策對學生造成的操練壓力及影響多元學習,局方本可統一安排抽樣考試,卻偏要求學校在收生壓力下「校本自決」,其結果是大多學校被迫「自決」全級應考(甚至繼續操練)、然後稱已發信要學校不作操練,再大搞「正向家長教育」,讓學校和家長成為學生壓力問題的替罪羊;其餘如李東海小學教師自殺、沙田呂小遊學團帳目不清等問題,不一而足。

在集會前線見証年青人的和平行動與警方的過度暴力的宗教牧者,昨天在記者會上泣不成聲,怕強推引渡條例修訂「失去整代的年青人」。有人指出教育局長應在行政會議上站在學生和教育的立場力陳利弊,正如環保官員應在基建工程計劃中守護環境不受無可逆轉的破壞,甚至阻止惡劣工程實施,果真如此,香港社會又應對教育官員的角色抱何希望?

教育局長在官方網頁上稱自己「身為負責教育的主要官員,我會聯同我的專業團隊,繼續提供專業的服務,並與教育界各持份者保持緊密連繫及溝通…讓我們並肩攜手,優化香港的教育制度,提升教育質素,造福莘莘學子」,然而從其任內表現及近兩天應對學生需要的判斷而言,似乎仍須接受教育界的專業監察,方有機會履行其基本職責,甚願官員有天終能真正能為香港教育提供「專業服務」,造福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