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關係未見恢復正常,韓國近鄰外交關係上出現重重波折

內容: 
自由標籤: 

去年11月因為韓國大法院作出日本企業需就二戰期間強徵勞工事件賠償的判決,寫了一篇研究變得緊張的日韓關係的文章。而事隔超過半年,韓國最近與日本的關係不但沒有改善,而且出現更多矛盾,陷入進退維谷的局面,從而再能總結及審視出近期韓國的近鄰外交上出現瓶頸期,不但與日本關係不和,與北韓亦重回了膠著狀態。究竟現時日韓關係未見重新建交的原因何在?與北韓現今的發展又如何?

最近日本的媒體《讀賣新聞》於6月11日發表了一項頗為驚人的調查結果,就日本與韓國近期的關係上進行了調查,詢問了日韓政治、種族好感度等不同範疇的問題。調查結果顯示,有75%的韓國人表示無法信賴日本,在日本亦有74%的受訪者同樣表示無法信賴韓國。而日韓問題上,認為兩國之間關係惡劣的韓國及日本人分別82%及83%;對韓國政府宣布解散朴槿惠時期成立的慰安婦相關財團,有56%韓國人及74%日本人認為無法理解。而對於最敏感的話題——日本是否需要在慰安婦問題上向韓國人道歉上,有87%韓國受訪者指需要道歉,而80%日本受訪者認為不需要道歉。

隨著一直遺留的歷史問題成為爭議點,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未見停止。即使有部份年輕人目前仍關注對方國家,或成為彼此基本的旅遊計劃,但不爭的事實是兩國關係有持續惡化。除了一直未得到日本政府正面回應的慰安婦問題之外,還在日本企業在佔領期間強徵勞工的判決上爭持不下。先有大法院去年10月維持2013年的原判,裁定日本企業「新日鐵住金」需向4名強徵勞工的韓國受害者賠償1億韓圜,其後去年11月裁定日本三菱重工須賠償強徵勞工的受害者8千萬韓圜到1.5億韓圜不等,日本政府一直抗議至今,導致形勢一直緊張。而5月20日,日本向韓國要求依據1965年與朴正熙政府簽訂的《韓日請求權協定》的規定,組建包括第三國委員在內的仲裁委員會,以求重新審核大法院就多宗強徵勞工案的裁決。

而日韓之間就歷史問題一直未能尋找突破及正式解決,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保守派的執政,導致日本未能正式承認戰爭責任,直至政府希望重談及要求更公平的戰爭責任討論,日本政府固然會堅持與前任政府談判的結果,甚至批評韓國政府出爾反爾,沒遵守早於1965年簽訂的協定。除此之外,朴槿惠更沒有與慰安婦團體商討下,私自與日本政府簽訂不平等的條約,透過成立「和解治癒財團」向慰安婦受害者賠償,同時透過司法干預強徵勞工的起訴案件,導致多宗索賠案均判處原告人敗訴。而日本政府曾向財團匯款10億日元,但至今資金去向仍然未明,導致慰安婦問題根本沒被徹底解決。至今,就成為了日韓之間一直未能解開的死結。日本既堅持不承認戰爭責任並向受害者道歉,韓國政府亦未能作出更進一步的行動重新與日本協商問題。

而在日韓關係膠著的狀態,本在歷史問題上企硬的韓國政府,現今卻出現搖擺不定的立場顯然令人感到失望。本身日本要求仲裁強徵勞工案,韓國政府亦沒正式作出回應。不過6月19日韓國政府向日本政府的一個提議引起不少爭議,就是提議兩國的企業自發出資向強徵勞工受害者提供賠償基金,並以此作出和解方案。而日本政府拒絕的態度讓人憤怒的同時,亦有人批評文在寅政府現在提出的方案與朴槿惠政府成立的「和解治癒財團」的做法沒什麼分別,而且同樣沒有在得到受害者的同意下提出方案,是對他們再次進行侮辱。而在韓國政府意圖和解的立場上,亦顯然讓人感到意外,而且更令日韓關係陷入更深的困局。

除了日韓問題,同一民族的兩韓問題亦是現今南韓面對的外交難題。而河內朝美首腦會談談判破裂後,南北韓的局勢亦變回膠著,不但北韓曾發射導彈,而且兩方媒體更有惡言相向的傾向,縱使朝美在偶然的機會可以再作出短暫會面,但兩韓之間的談判要達致真正的共識,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從這兩面來看,南韓在外交問題上顯然進入了瓶頸期,連一直企硬的歷史議題上,亦逐漸出現不合理的讓步。其實不難理解在外交困局上意圖尋找突破的做法,但我亦不贊成政府作出這樣的讓步,因為以日本一直以來強硬的態度而言,若不進行有效的會談,只會讓問題持續,日韓問題只會永遠存在無法溝通的鴻溝,同時亦未能真正解決日韓的歷史問題,而且不能給戰爭受害者一個適合的交代。

版權: